>

那个70岁的传奇女嬉皮、朋克教母,在伦敦办了个摄影展

Patti Smith(1946.12.30-)


一篇关于帕蒂·史密斯内容非常丰富的文章,分享给喜欢帕蒂、以及还不了解但对此有兴趣的朋友。文章转自艺术类微信公号“象外”(id:xiangwai_artha),如你对艺术感兴趣,推荐关注。


帕蒂的《时光列车》和《只是孩子》(新版)在理想国微店均可购买了,想剁手的,欢迎戳文末“阅读原文”。



摇滚桂冠诗人、朋克教母


帕蒂·史密斯


不久前在诺奖颁奖礼上

用鲍勃·迪伦的经典作品《暴雨将至》

向这位摇滚传奇致敬

刚刚过完70岁生日的帕蒂

最近又有新的影展

在伦敦杜尔维治美术馆展出

借此机会

我们也想说一说

这位充满传奇的摇滚女神

以及她对艺术的无限热忱



两个月前,帕蒂·史密斯出席了2016年诺贝尔颁奖礼,登台演唱了鲍勃·迪伦的经典作品《暴雨将至》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原本是多么期待迪伦爷爷能够来领奖,然而最终他也没来。但是看到帕蒂的出现,并且听完她的演唱,觉得也没有那么遗憾了。



2016年12月10日,诺贝尔颁奖典礼现场Patti Smith演唱《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帕蒂的这次演出并不完美。在典礼现场,这位经历过无数现场演出的朋克教母两度紧张到忘词,像个害羞的孩子一般红了脸,羞涩地向大家连声道歉:“I apologize, I'm sorry, I'm so nervous.



典礼过后,帕蒂在《纽约客》上撰文,用她真挚优美的文字记叙了这次演出经过,并回忆了挚友鲍勃·迪伦对自己的影响。


在帕蒂看来, 迪伦就像她最爱的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兰波。帕蒂认为如果兰波能够活在我们的时代,他也会和迪伦一样,成为摇滚乐史上永不坠落的星辰。


“我没有活在兰波的时代,但是我活在了迪伦的时代。”


Bob Dylan与Patti Smith,1975


我爱帕蒂的这次演唱。相信这段8分钟卡了壳的演出,不仅感动了参加典礼的瑞士皇室以及台下的学者,也感动了所有经历过,或是对那个年代充满向往的人。


这段视频我看了好多遍。出现在眼前的分明是个满头银发的70岁老人,但你看到的却是个孩子。


她从半个世纪前的纽约向我们走来,依旧青春。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1978



一篇文章说不完我们的帕蒂:她是当之无愧的朋克教母,是摇滚圈最有才华的桂冠诗人;她是会画画会唱歌的艺术家,是摄影师的缪斯。


她来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的纽约,正是嬉皮运动盛行的年代。在那个时代,青年们爱读垮掉派的文学;会聚集在格林威治村一起听披头士、滚石和迪伦;会在Max's Kansas City俱乐部遇到安迪·沃霍尔和地下丝绒……




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威廉·巴勒斯(William Burroughs)、吉姆·莫里森(Jim Morrison)、詹妮斯·乔普林(Janis Joplin)、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这些名字闪亮如星辰。


和他们一样,帕蒂的文字和音乐,甚至是她穿衣服的方式,都已经成为一种信仰,影响着后来的许多人。



Patti Smith by Frank Stefanko, 1974



1946年12月30日,帕蒂·史密斯出生在芝加哥北部一个爱尔兰后裔家庭,是三个孩子中的老大(弟弟Todd Smith和妹妹Linda Smith)。帕蒂一生下来就是个瘦弱的孩子,并患有支气管肺炎。帕蒂出生的那天下了暴风雪,为了让她活下来,帕蒂的父亲就一直把她捧在冒着热气的洗衣盆上取暖。



Patti Smith,1951


帕蒂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母亲每晚的祷告取代了睡前故事,让小小的帕蒂对祈祷文充满了好奇。后来,帕蒂进入了主日学校,开始学习《圣经》。在睡前,帕蒂会对上帝悄声说上很多话,那些自己的计划、愿望和誓言。


在十二岁的时候,帕蒂和家人一起去了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这是帕蒂第一次接触真正的艺术。她立即就迷上了毕加索、莫迪里阿尼、萨金特还有印象派的作品。



就是这么简单又神奇,帕蒂的内心被艺术点亮了。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但她已经下定决心,她的命运要和艺术绑定在一起:


“我知道自己已经被改变了,是这样的启示改变了我:

人类创造了艺术,做一名艺术家就是要去探索别人所不能。”



少女帕蒂开始读书、画画、跳舞、写诗,她视19世纪的诗人兰波(Arthur Rimbaud)、布莱克(Wiliam Blake)和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为偶像。艺术取代了上帝成为了她的信仰:


“我渴望加入艺术家的群体,渴望他们的那种饥渴、他们的穿衣打扮、他们的创作还有祈祷文。”



Patti最爱的诗人Arthur Rimbaud(1854-1891)


但是麻烦却在19岁的时候找上了帕蒂:她在葛拉斯堡罗师范学院
(Glassboro State Teachers College)读书的时候怀了孕,这对一直视帕蒂为骄傲的家人们来说已是巨大的打击。


为了买到Bob Dylan在《Blonde on Blonde》里戴的围巾,19岁的Patti在费城“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


帕蒂被学院开除,这是青春的黑暗时期,但同时,却也是嬉皮士运动勃发的黄金年代。摇滚乐开始走进帕蒂的生活,她会往点唱机里不断地丢进硬币,一连三遍地循环列侬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那片永远的草莓地或许就是一个乌托邦,“一切都模糊不清,也没什么值得牵挂”,在列侬的声音里闭上眼睛,似乎生活真的就会变得容易。


摇滚乐从来都不只是一首歌,而是一种精神状态,代表着倔强和不妥协。可能就在摇滚的歌声里,帕蒂听到了一种召唤。



Patti给自己布置的一面墙,其中包括Bob Dylan, John Lennon, Albert Camus, Jean Genet, Keith Richards, Elvis Presley, Brian Jones, James Dean等。


1967年7月3日,帕蒂将一些绘图铅笔、一个笔记本、弟弟妹妹的照片、几件衣服,还有她最爱的兰波诗集《彩画集》(Illuminations)装进了一个格子呢旅行箱。“我会成为一个艺术家,我会证明我的价值”。带着这个决定,帕蒂离开了家,来到了纽约。


这是一种不知从何而来却毅然坚定的执念:在那个城市,有些事必然会发生,有些人注定会遇见。




Patti Smith with Robert Mapplethorpe in Coney Island, New York, 1969



帕蒂·史密斯的生命是和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1946.11.4-1989.3.9绑定在一起的。这个消瘦苍白的卷发男孩是帕蒂初到布鲁克林邂逅的第一人,是之后所有故事和传奇的开始。


“一次偶然的遭遇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

这是我遇到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的夏天。”



Robert Mapplethorpe by Gerard Malanga, 1971


偶然的相遇让这两个20岁的年轻人一拍即合。


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无需过多的言语,从见到的第一眼,你就可以确定他是你的同类,是你期盼着想要遇到的人。



Patti and Robert, 1969


“我梦想着遇到一个能让我去爱、去支持、去并肩创作的艺术家。”


罗伯特就是这样的人,他和帕蒂一样有着天生对艺术的敏感和才华,以及对生活的热爱与无畏。



Hands of Robert Mapplethorpe by Patti Smith, Hotel Chelsea, 1969



Robert Mapplethorpe by Judy Linn, Hotel Chelsea, 1970


1969年,帕蒂和罗伯特搬入了曼哈顿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切尔西酒店Hotel Chelsea的1017房间。二人生活贫苦,罗伯特画画、制作拼贴和手工艺品;帕蒂写诗,并在书店打工维持生活开销。为了省钱,他们去美术馆看展览的时候只买一张票,轮流享用“参观权”,一人进馆参观,另一人在馆外等候。



Letter from Patti Smith to Robert Mapplethorpe, 1969


Robert Mapplethorpe and Patti Smith by Lloyd Ziff, 1969


“我们交付了彼此的孤独,又用信任填补了它。”


在相互的慰藉与支持中,切尔西酒店的生活引爆了帕蒂和罗伯特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潜能:原本只是为寻找拼贴素材而拿起相机的罗伯特接触了摄影;一心想成为诗人的帕蒂为了给诗朗诵增添气氛而组建了乐队。


Robert Mapplethorpe, Self Portrait, 1970s


Patti Smith Group


Patti Smith的乐队经常演出的夜店CBGB


Patti Smith和Television在纽约著名夜店Max's Kansas City演出的海报,1974年



演出中的Patti


艺术创作的偶然最后让罗伯特成为了个性独特的摄影大师,而帕蒂则掀起了摇滚乐的朋克浪潮。


Patti Smith and Robert Mapplethorpe by Lloyd Ziff, 1969


Patti Smith by Lynn Goldsmith, 1976


Robert Mapplethorpe, Self Portrait, 1980


两位年轻人都兑现了曾经许下的诺言,成为了艺术家,他们的生命只为艺术而活。




Patti and Robert, 1970s


从相遇的第一天直到1989年因艾滋病去世,罗伯特一直是帕蒂最深爱的灵魂伴侣。尽管罗伯特在1970年代初承认了自己的同性恋取向,二人之间的友谊却未曾中断。帕蒂与罗伯特参与了彼此生命中任何一个重要的时刻,而对于罗伯特而言,帕蒂是自己真正的家人,无可取代。


我是一个努力学好的坏丫头,而他是一个努力学坏的好小子。多年之后,这些角色会颠倒,然后再颠倒,直到我们开始接受自己的双重性,接纳大相径庭的信条,接纳自身的光明与阴暗。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 1970s


虽然结束了同居生活,但几乎每一次的相聚,罗伯特依然喜欢让帕蒂出现在他的镜头里。


罗伯特的摄影专注拍摄花卉、人体,以及他至今都备受争议的性虐主题。在他的很多作品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油画中静物和肖像一般的精准构图和布光,散发着古典主义的浪漫和唯美。







Robert Mapplethorpe作品


帕蒂当然是罗伯特拍得最多的人物之一,也只有他的镜头才能拍出真正的帕蒂。


Patti Smith1975年的专辑《Horses》改变了摇滚乐的面貌,掀起了纽约的朋克大潮。主打歌曲《Gloria》中的名句“耶稣是为别人的罪而死,不是我的”让Patti戴上了“朋克教母”的桂冠。



1975年,罗伯特为帕蒂的首张专辑《马群》(Horses)拍摄了封面。照片是在当时罗伯特的恋人山姆·瓦格斯塔夫Sam Wagstaff的公寓拍摄的。画面中的帕蒂下巴微扬,双眼桀骜地看着镜头;她穿着男式的白衬衣和背带裤,黑色外套搭在肩上,纤细的双手指节分明而修长。阳光斜射在帕蒂脸上,明亮处温柔宁静,阴影中却涌动着一丝反叛的挑衅。罗伯特镜头里的帕蒂,既是少年亦是少女,逼人的英气漠视一切,无所畏惧。


帕蒂曾说,如今再看罗伯特拍的这张封面,“我眼前的永远不是我,而是我们。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


Patti Smith in Still Moving by Robert Mapplethorpe, 1978


后来帕蒂的丈夫,摇滚乐手弗雷德·史密斯(Fred 'Sonic' Smith)在看过罗伯特为帕蒂拍的照片之后惊讶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所有他拍的你,看起来都像他。


Patti Smith by Robert Mapplethorpe


Robert离世前为Patti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1988年



Patti and her husbund Fred 'Sonic' Smith


1994年,帕蒂的丈夫弗雷德因心力衰竭病逝,这是在罗伯特之后又一位爱人从她的生活中消失。悲伤让帕蒂精力憔悴,而两个孩子尚且年幼,照顾他们也让帕蒂无法再去做其他事情。


Patti with her daughter Jesse and son Jackson, by Annie Leibovitz


尽管悲伤和忙碌,帕蒂依然感到内心迫切想要创作的欲望。罗伯特曾为她拍下那么多照片,而自己也无数次地作为摄影师们的缪斯。但这一次,帕蒂从相中人走到了镜头背后,她拿起了一台老式的宝丽来相机,开始记录没有罗伯特和弗雷德的生活。


Patti Smith, Auto Portrait


“宝利来真是最完美的创作工具,我立即就能看到作品,并且判断它们是否出色。即使一天只拍了一张满意的照片,我也会觉得完成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从1995年开始,宝丽来相机成为了帕蒂形影不离的朋友,跟随她一起出现在柏林、巴黎、布莱顿等世界各个角落。帕蒂镜头中的世界幽暗、静谧,谦逊、辽远,纯粹质朴、天真无邪。


Patti Smith,  Mountain



Patti Smith, Guardian Angel


Patti Smith, Cafe' Ino.


常年与乐队在世界各地演出的生活让时间变得仓促又琐碎,这让帕蒂更加渴望独处。为了营造属于自己的时间,帕蒂会带着相机在演出之余出门,透过相机的镜头,独自被那些隐藏在每天穿的皮靴、山间的石子路、清晨结霜的花瓣中的温存和谦卑而感动着。




帕蒂一直希望自己能活在兰波生活的19世纪。虽然最后让她成名的是摇滚乐,但她一直认为,摇滚乐的意义就是诗的载体。摄影之与帕蒂,也是寻找诗意的途径,借助物象与那些逝去的灵魂进行对话。


帕蒂认为,已故之人用过的物件有着护身符一般的意义,也是能够重新与他们亲近的唯一方式。对逝去的亲人、故友,以及内心仰慕的艺术家和诗人,帕蒂都会通过拍摄他们的遗物来表达追忆。


Patti Smith, Fender Duo-Sonic


Patti Smith, My Father‘’s Cup


Patti Smith, Robert's Slippers


Patti Smith, Margot Fonteyn's Shoes


“影像都有它们各自逐渐消失的方法,然后突然间它们会再跑出来。”


兰波用过的餐具、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打字机、弗吉尼亚·沃尔夫(Virginia Woolf)的书桌、罗贝托 · 波拉尼奥( Robert Bolaño )的椅子、弗里达·卡洛Frida Kahlo的床……


通过这些遗物,帕蒂召唤出关于旧人的记忆,那些深爱并仰慕的灵魂从这些黑白相纸上渐渐显像。


Patti Smith, Paintbrushes, Duncan Grant's Studio


Patti Smith, Hermann Hesse's Typewriter


Patti Smith, Robert Bolaño's Chair


Patti Smith, Virginia Woolf's Bed


Patti Smith, Virginia Woolf's Desk


近期,有一个关于帕蒂的影展

在伦敦的小伙伴可以去现场

感受一下帕蒂摄影中的文艺情怀


Patti Smith, Vanessa Bell's Library(Vanessa Bell是Virginia Woolf的姐姐,也是20世纪初活跃在伦敦西区的文艺团体Bloomsbury Group的成员。而作为Bloomsbury Group的灵魂共鸣者,Patti Smith曾拍摄过Woolf和Bell使用过的物件,来向她们的自由灵魂与艺术精神致敬。



遗物:凡妮莎·贝尔和派蒂·史密斯摄影作品展

Legacy: Photographs by Vanessa Bell and Patti Smith

伦敦杜尔维治美术馆

Dulwich Picture Gallery

时间:2017年2月8日至2017年6月4日

地址:Gallery Road, London, SE21 7AD





Patti Smith by Annie Leibovitz, 2015



2016年12月30日,帕蒂在纽约康尼岛的海滨剧院(Riveria Theatre)举行了一场演唱会,庆祝自己的70岁生日。


70岁生日的演唱会座无虚席,Patti和歌迷一起分享了蛋糕,演唱了自己的代表名篇,以及《Horses》这张专辑中的全部曲目。


帕蒂在70岁生日前为自己写下:七十年的瞬间,七十年的生而为人('Seventy years of moments, seventy years of being human')


“在不知不觉当中,我已经披上了饱经岁月的真实面貌。妈的,我们怎么会变得这么老呢?我对着我的关节这么问,也对着我铁灰色的头发这么问。”


Patti Smith, 2003


但我相信,无论是罗伯特、弗雷德,或是迪伦,以及每一个爱着帕蒂的人都会认为,无论何时何地,帕蒂永远都是
《马群》封面上的模样,在她颓废又美丽的外表下,住着浪漫诗人的灵魂,以及彼得·潘的童心。


我们会去将某些人视为偶像,可能就是因为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与自己重叠的个性;而内心所向往的那种精神与生活状态,他们在替我们活着。


我们不是偶像,但至少可以追随他们的脚步;能把生命活成诗句和歌词里的样子,似乎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我期盼着有一天能够去现场听一次帕蒂的演唱,能在人群中瞥见一眼,听她唱一首歌就好。


因为我深信:在吉他手扫出第一个和弦的刹那,在帕蒂唱出第一个音符的瞬间,我就知道那是我渴望了太久想要听到的声音;而我全部的神经都会告诉我,她唱出的,是已经躁动了几代人的青春。




2005年7月10日

法国文化部授予艺术文化奖章给帕蒂

这是来自兰波与波德莱尔故乡的最高礼赞


2007年3月12日

帕蒂正式列名“摇滚名人堂


2008年1月20日

关于帕蒂的纪录片《生命梦想》公映


2010年11月17日

帕蒂为罗伯特撰写的回忆录《只是孩子》

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


《时代》周刊曾为帕蒂这样写道


帕蒂·史密斯永远提醒着我们

纯真、乌托邦理想、美和反叛

才是指引人类旅程的启明星



2017年1月

帕蒂第二本回忆录

《时光列车》

简体中文版面世



作者:[美] 帕蒂·史密斯

出版社:理想国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2017-1


在经历好友罗伯特、丈夫弗雷德和弟弟相继过世,

帕蒂已经成长,

她如何面对这些残酷的失去?

如何继续她的生活?


请永远保持这样吧

我对我所知的每件事物都这么说

别走 不要长大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转载:联系后台| 微店点击“阅读原文”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象外
象外
了解更多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