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文道:绅士修养自学手册

看理想 梁文道2017-03-02



曾有人抱怨,《一千零一夜》介绍的总是些沉重、阴暗的书,能不能推荐一些正能量的书呢?


今天,梁文道就为大家推荐一本“正能量满满”的书,不过与通常意义上的“正能量”不同,它不励志,也不心灵鸡汤,而是教你,身而为人,应当承担哪些责任,要成为绅士,又该如何追求高尚。


在我们看来,未经思辨的乐观与积极只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而真正的“正能量”,则是对于自我修养与至善的追求,这也正是西塞罗的《论责任》所教给我们的。


论责任(二)

为人的义务

本文节选自 看理想 [一千零一夜 ] 第160夜



精彩片段预览

 

说起房屋和财富,听听西塞罗是怎么讲的,他说:并不是房屋对他的主人造成了荣耀,而是反过来,是主人使得房屋增添了荣耀。


——梁文道



西塞罗这本《论责任》,也有人翻译为《论义务》,一直到一两百年前还是欧洲很多地方,尤其是英国,很重要的一本绅士教育教科书,也就是说在大英帝国达到它历史上最高峰的年代,它那些将来有志于海外拓展的、做生意的、管理殖民地的那些年轻绅士们,从小就要学一学怎么样去关注个人的义务跟责任。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从罗马年代开始,一直到十九世纪,在很多伦理学讨论里面,作为一个人,他对国家的,对人类、对世界、对身边朋友、对太太、对父母方方面面……应该有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都是一个最关键的、很实际的伦理学上面的议题。


西塞罗这部《论义务》里,所有的义务都是一个从私人生活一直贯穿到公共生活之间的事情。也就是说,一个人所有生活方面的义务,应该背后有一个统一的体系。而且所有这些义务背后的伦理原则,都是不相冲突的。


马库斯·图留斯·西塞罗(前106年-前43年),古罗马著名政治家、演说家、雄辩家、法学家和哲学家。


也就是说你私人生活上面,你对朋友尽什么样的义务,这种义务背后的道德的出发的原理,跟你对整个国家和对整个社会的义务,应该是共通的。不会说什么忠孝两难全,没有这回事,它们都是统一起来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讲法呢?首先我们要先回顾一下,西塞罗这个罗马的大作家、大修辞学家、大演说家跟政治家,他哲学的基础,西塞罗的哲学基础就是当时在罗马很盛行的斯多葛派。



公正与公平不是一回事



斯多葛派怎么来看人的伦理生活、道德生活呢?简单地讲,就是要顺应自然之道。他们认为,我们做人应该追求一个完美、至善的境界。怎么界定至善,又如何追求呢?很简单,找出它背后是不是服膺自然之道就是了,也就是说要有一个自然的原理约束着我们。


那么人的自然原理是什么呢?那当然要谈人性的本性是什么。当年的斯多葛派和罗马人,他们都认为人是一种社会的动物,就跟蜜蜂蚂蚁一样,是彼此要相聚在一起的,人是有群居需要的。


斯多葛主义创始人芝诺


斯多葛主义(英语:Stoicism),古希腊和罗马帝国思想流派,哲学家芝诺于公元前3世纪早期创立。


斯多葛派学说以伦理学为重心,秉持泛神物质一元论,强调神、自然与人为一体,“神”是宇宙灵魂和智慧,其理性渗透整个宇宙。个体小“我”必须依照自然而生活,爱人如己,融合于与整个大自然。


如果人类需要共同生活的话,那么接下来要关注的问题就是,我们人类怎么样可以住在一起,而大家相安无事,甚至互相扶助,每个人都能够各安天命,但是有需要的时候,又能够彼此帮忙。大家有冲突能够化解,或者最好不要有冲突。


所谓至善的追求,或者人的伦理原则的最根本一点,就是要找出人与人恰当的相处之道。而在这么一个社会底下,人与人之间相处时,最需要讲究的一种美德,就是公正了。


千万不要搞错公正跟公平的分别,公正跟公平是不一样的。公正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我们一伙串通在一起,去打家劫舍,我们每个人都分配了不同的任务,那我们就得论功行赏,谁的功劳大,那就当然分多点。如果你干的只是一件小事,那可能你就分得少点,那么这是合理的分配,这就叫做公正,而不是公平。


公平就可能人人都分一样,那你公平的时候,可能大家觉得不公正了。明明我干的活更多,凭什么我拿的跟那个干活比我少的是一样呢?


同样的,当年的罗马帝国或者罗马共和国是个阶级社会,在阶级社会底下,你对待每个不同的人都还是不一样的,但这个不一样也应该是要恰如其分,是要公正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该怎么对你。


但是还是有大原则,大原则就是要依据一些基本的公正原则,不可以随便乱来。同时还要再关注的就是你对每个人都要有起码的尊重。



如何赢得真正的尊敬?



基于个人,我们个人怎么追求公正呢?罗马人很关心成年男子的功名,他们很讲究一个人要有荣誉。荣誉是什么?荣誉说穿了就是得到别人的尊敬,而得到别人的尊敬,有可能是因为你有权有势,你有钱,我要谄媚你、讨好你,你才能够分我点好处。


西塞罗认为这样的尊敬不是真的尊敬,因此透过这种尊敬得来的荣誉也不是一个彻底的荣誉。还有一种得到尊敬的可能是暴力。你让别人害怕你、恐惧你,这也恐怕不能够叫做真正的尊敬和真正的荣誉。


真正的荣誉和尊敬是什么呢?是你为人很公正,无论是你在日常生活中和别人相处,还是上升到当你成为执政官,管理整个帝国的时候,你都会得到大家真正的尊敬。


于是在这里面你就看到了,西塞罗从个人生活一路贯穿到政治领域,他接下来就开始谈到在政治领域,管理国家的时候,一个执政者,他该得到的尊敬是怎么样的尊敬?那当然就是别人由心而发的尊敬,因为你很公正的处事,却不是你让人害怕你,让人恐惧你,或者你能够让人得到好处。那样的公正,都绝对不是真正的公正。


我们对那位老狄奥倪西奥斯作何感想?他一直为何等尖锐的痛苦所折磨,以至于害怕剃刀,宁可用烧红的木炭去烧自己的头发。我们认为费赖的亚历山大又怎么样?他以一种怎样的心境活着?


正如我们在史书里读到的,尽管他非常喜欢他的妻子特贝,但每当他离开宴会前去她的寝间时,他总是命令一个蛮族人,而且据史书记载,是一个刺有特拉克印记的人手握佩剑走在前面,并且事先派出自己的卫士,让他们去搜查妇女的梳妆匣,搜寻衣服里是否藏有武器。


啊,真可怜,他认为蛮族人和刺成的印记比自己的妻子更可信!他也没有错,因为他被怀疑有外遇而被妻子杀死了。确实没有哪个政权如此强大,以至于能够依靠暴力压制而长久地存在。


——摘自《论责任》


在这段话里,西塞罗简单地引用了古希腊非常有名的两个国家的僭主,我们今天的理解就是独裁者,用了他们的故事来说明一个道理,一个统治者如果太过充满恐惧感,而只懂得防范暴力,乃至于用暴力统治他的人民的话,那么最后会带来怎么样可悲的结局。


节目用书


他说要是遇到了像罗马共和这种有投票制度的,那么最后可能选民们因为不记名投票,就会把你选下去。但是就算是一个不是这样的半民主制度,到了最后,这些以暴力防范暴力的独裁者,难免也要遭到非常可悲的暴力带来的结局。


可是问题是,你真的要找到一个非常公正高尚的人来统治一个国家,公正地对待社会上各个阶层所有人,是不容易的,这种人很难找,并不能够保证永远都存在,因此人们需要法律。


西塞罗有句话讲得很漂亮,他说法律就是确保用同一把声音永远地对所有人说一样的话。他说这种公正的要求,就像我们刚才讲的,是从个人到整个国家层面上面,必须一以贯之地贯彻下去的。从这一点把握好之后,你就能够发现,我们日常生活之中,很多行为你都找到规范了。



善行也得适度



这本书,除了谈到公正,也用四大道德原则来考虑责任或者义务这件事情。其中一点,就是个人行为是否合宜,是否节制。西塞罗就像当年的斯多葛派的哲学家一样,他们认为人类所有的善行,应该都是统一的。就是你一个人,他要不就是非常善良,非常有美德,要不就没有,绝对不会有中间这个状态。


也就是说,斯多葛派的哲学家就认为我们人的所有的行为背后的那个善的原则,应该是打通的。因此可以倒回来讲,一个绅士或者一个罗马的公民,他的养成是这样的。你怎么样长大之后,成为一个公正的执政官呢。


那就是你从小的教育,你的生活里面就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衣食住行都必须有一个合宜的规范,那些合宜的规范,它们背后应该是统一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他就说到,我们做人要追求的是所有的言行规范背后统一的原则,就是要追求高尚,什么叫做高尚?比如说助人为乐,很慷慨地善待别人,对社会提供善行,这就叫做高尚。


比方说我有钱,我常常慷慨捐助很多不同的人,这叫不叫善行呢?这当然是善行。但是必须要适度,必须要合宜。从罗马年代,一直到英国年代教育绅士很讲究的一点,就是合宜,要恰到好处。


比如说我如果有很多钱,我一天到晚就捐钱,大家都说我是善长仁翁,我比陈光标还牛。这种情好像很好,但是过度了会有问题,这么搞下去,就变成是在贿赂人了,那些接受你施舍的人,就会变成是好像你在贿赂他们,讨好他们,而他们是为了你的利益才跟你在一起,才跟你当朋友,或者尊敬你,这就有问题了。


陈光标式慈善


相反的,有一些善行,你付出心力去帮助别人,比你捐钱给别人,他认为恐怕要好得多。比如说西塞罗是一个大演讲家,他就说,常常公开做演讲这是一个善行,你在法庭上面,替一些无辜受冤的人辩护,也是一个善行。你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公民的好处,慷慨建言这也是一个善行。



高尚绅士的自我修养



同时西塞罗也说到高尚的追求,还应该表达在人跟人的相处之间。


比如说我们每一个人应该适度地尊敬其他人,不过度变得谄媚,不能卑躬屈膝,但是你要尊敬别人,当作人来看待。你不止对上位者要尊敬,你对在下的人也要尊敬。有句老话说:你要判断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不要看他对地位比他高的人怎么样,你要看他对地位比他低的人怎么样。


他甚至还说到,一个人的外观该如何。他说一个人应该让自己充满神采,那他体格要很健康,他要适当地装饰自己,衣装要得体,但是又不能够过度夸张,变成炫耀。


他又说到人在走路的时候呢,应该也是端庄的,不能够懒懒散散不成体统,但是也不应该走得太快,让自己总是个气喘地显得很不稳定踏实。他又讲到说话,人跟人在彼此说话的时候,应该谦逊客气而有幽默感,哪怕是在辩论、争辩当中。


你遇到一些很讨厌你的人,跟你立场完全不一样的人,你也应该克制自己,不应该随便地生气。因为愤怒不会让你接下来要说的话呢,增添几分说服力,反而会削弱它们。


西塞罗做了种种种种这样的各种各样的,听起来很繁琐,但是直到今天我觉得对大家仍然很有教益的建言,全都是根植于人怎么样可以变得更加高尚。而每个人都力求高尚的话,他认为这个社会自然也有可能慢慢变成一个公正的社会,我们社会才是一个好的和谐的社会。


最后,西塞罗还谈到财富,他说千万不要把财富看得太过重要,比如说很多人,一发家了就马上盖大房子,这是不恰当的、不适度的、不高尚的行为;同样的,一个人太过在乎财富,而不关注人品的高尚,那这种人也是很可鄙的


西塞罗这本书在我们今天看来,可能都是大唱高调。但是你知道什么叫做满满的正能量吗?这就是满满的正能量。


……


节目文本10000余字,本文节选3000余字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扫描二维码或阅读原文 收看本期完整节目



节目用书

 

 作者: [古罗马]西塞罗 

出版社: 中央编译出版社
译者: 王焕生 
出版年: 2010年4月
页数: 514


延伸阅读


点击图片查看


下集预告

3月6日,周一0点

第161夜:博尔赫斯短篇选读(一)观念的冒险

优酷上线



 

 

看理想庆春酒“年华2016”

本文编辑 | 朵夫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