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窦文涛:诗和远方我想要,房子我也想要

看理想 圆桌派2017-07-05



租房:谁的人生不是匆匆“租”客

本文节选自 看理想 [圆桌派] II  第13集


识别二维码 收看本期完整节目



1 /

许子东:今天年轻人压力比我们大


许子东:今天年轻人的生活压力大,比我们那个时候压力大。现在这个社会竞争多强,大家的目标这么高。


年轻人进什么学校就有对比,工作以后,他们一算市面上那个房价,觉得他们一辈子都买不起房。


而且香港很简单,男生买不起房,你老婆也讨不到 ,这是个不成文规定。



你没房,谁跟你呢?所以那些年轻的学生,我想一想他们压力比我们大。


窦文涛:对,我就说你说理想,还是先看看住哪儿吧。这是最具体的。现在像香港的有些大学生,我发现他们,上四年大学,一年往外搬一个圈,就是因为房东年年涨房租。




2 /

就一辈子租房,可能吗?


窦文涛:今天的年轻人,特别是生活在北上广深,再加上香港的,你说他们现在的矛盾。


租房子,租金也是那么贵,堪堪都要觉得在这个城市都住不下去,收入又那么有限,但离买房子的距离又那么远。


如果是你,你觉得他们该怎么选择?


香港前一阵拍了一个纪录片,有的人就是一个星期两三天不吃饭,就喝一碗汤,到了这种程度,但是他的骄傲在于说,我付得起首付。


当时就有人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就是说房子何价?你已经到了一种……联合国觉得你有辱人格尊严的程度。


香港九龙城寨


他是应该这样去打拼,去攒出一套房子,为了结婚、为了什么,还是说像诗和远方,咱就租了,就这么(一辈子)不打算买,你觉得该怎么办?


许子东要是你有钱的话,你就去买;但是要是困难的话,你就应该租。


而且这里边最大的标准,就是你要让自己目前的生活,尽可能地好,要不是的话,你买了房子,把你的青春都赔上去了,你把你二十几岁的,正是最无价的东西(赔上去了)。


你要是为了买房,二十几岁的整个生活方式扭曲了,你不应该做的事情,你去做了,这个比房子的代价,真是太大了,千万不能这样做。



梁文道:我完全同意。我觉得今天中国,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年轻人,(为了买房),牺牲自己日常生活素质。


首先我我是一个学佛的人,我们觉得人生无常,现在这五年我死熬赖熬,熬到一笔首付,(但是)我不知道五年后我会怎么样,(这是)无常的。


窦文涛:但不管怎么样,五年后我有一套房子,我是不是安心呢?


梁文道:你不一定活得到五年后。(有可能)你这五年活的都很累,很痛苦,在你快要买得起一套房的时候,你绝症了。



许子东而且房价的上升也不是永久的,特别是,假如你为了这个事情,你本来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你都去做,你本来不愿意拍的马屁,你都去拍,你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梁文道:没错,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中国的年轻人被房子绑死之后,就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不敢想了。


窦文涛: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买不起房,即便是租房子,租不到自己满意的居住环境,租的很窄小,住的很不舒服。


但是,我的工作在北上广,对我很重要,我如果回到我的家乡,可能整个的发展水平,我就没法接受。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周轶君:这个东西我觉得就是,看你有多少钱,还有你是什么年纪。刚刚说联合国的这个规定,不管是租房,还是买房还房贷,只要这个之处是在你收入的三分之一以内,还是合理的;超出三分之一,要吃糠咽菜喝汤了,那个确实是扭曲的。


租房还是买房,我觉得还有年纪的原因,比如像我,如果现在我没孩子的话,我也能想想诗和远方,我随便搬,过另外一种生活。



但你只要有了孩子呢,你基本是不太好搬家了,因为搬家一次,对小孩子心理伤害是非常大的,他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的。



3 /

窦文涛:房子我想要,诗和远方我也想要


许子东:租房跟买房,还有一个区别很重要。


当你买房的时候,你要考虑它的很多缺点,尤其是二手的房的时候,漏不漏水 进不进雨,增值的情况怎么样,就是你要很现实的,考虑很多缺点。


但你租房的时候,你看的就是优点,你就先看它的景漂亮吗,装修好吗。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你要它可靠,你就是看最坏是怎么样,这就是买房;租房呢,真的是就会比较浪漫,这就是人生的态度,


梁文道:我完全同意,因为我生活比较特别,我一年大部分时间是住不同酒店。住酒店的人,我不会考虑这个地方,子结不结实,漏不漏水,这附近学区怎么样,你不会考虑这些。


我考虑的是这个酒店舒不舒服,漂不漂亮,摩不摩登,交通方便不方便。


所以当如果我们把租房,理解为一种比较长期的住酒店,那你的想象就是不一样的。


窦文涛人生,它不是匆匆过客,是匆匆“租客”。


我觉得我是最贪的,你们说的,我都想要。




比如说文道说的,我跟他一样,我曾经说我就是四海为家,今天晚上我住在哪个酒店,这个酒店房间也是我的家,甚至我还带着香,我还得把它布置布置,这就是今天晚上我的家。


在漫长的人生之旅当中,可能这是最后一晚,而且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我有这个观念:我今天晚上不管是,住在谁家,都是我的家。


梁文道:不管是谁的床,都是我的床,不管是谁,也都是我的人,是吧?(笑)


窦文涛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我有诗和远方的时候,我又想到,我在香港有个房。


窦文涛:我觉得那个感觉,真的就像是远航的轮船,它有锚,大树千尺,它有了根。


梁文道:在家总有人念着你,是吧?


许子东不是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吗?你说的两者都要,就是你要个房子,背山面水,山是稳定,水是变化。


窦文涛:这基本上是祖坟的标准,背山面水……


许子东:山不动,但是前面水在动。


窦文涛:不动产,正是因为人生的多变,所以我们才老是希望有不动的东西,似乎心里有个安稳。



周轶君:玛丽莲·梦露有很多“名言”,我倒真希望是她说的,她“说”过一句话:你可以拥有一切,但不能同时拥有。


你拥有自由的时候,你可能就没房,没产;你有产的时候,你又为它所累,但是你心安。



4 /

梁文道:我随时可以离开


梁文道:现在那些早买房的叫做“早上岸”,你就永远在岸上了。这些还没上车的这些年轻人,他就永远在赶这个末班车,怕赶不上。


可是回过头来再想,我觉得有时候,你可以想象放开一点。


我有一个香港的朋友,他本来也说我要游遍世界,诗和远方,他梦想有一天他迟早要去游览世界。但是后来他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活,存了一笔钱,买了房子,还不错,100多平方,在香港,那就是豪宅面积了。


我问他那个房子多少钱,他给了我一个数字,我帮他算了一下。有这么一种豪华游轮,整艘船不超过500人,住的都是一些退休老人、富太太什么的。



你现在用买这个房子的钱,如果付给这个游轮公司,你可以在这个游轮上住40年,游览世界,船上还有医疗设施什么的,全部都包。


许子东:等于是移动疗养院。


窦文涛:但是40年,有没有概率碰到泰坦尼克号?


周轶君你看我们对这种漂泊不定的东西,总是觉得不安全。


梁文道:你们就还是不能诗和远方嘛。


许子东:从数字上来讲,你卖掉现在的一个好房子的话,不要讲坐船,你可以租很好的酒店,在全世界租房,到你的毕生……


梁文道:我有朋友就是这样子。


周轶君:但是你不太可能,你的东西怎么办呢?


梁文道:没那么多东西是必须要的。


窦文涛:我研究历史,我得出这个结论,游牧民族已经灭绝了,当然个别的还有,但是人类为什么要(定居),你们想过吗?要是游牧好使现在怎么都不游牧了呢,为什么整个的大趋势是偏向于定居了呢?


许子东:从住一个房子,到全世界住旅馆,本身我是倾向于后者的。


但是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房子它在翻倍。


过了10年,你旅行到一半,它500万的房子变成1000万了。这个旅行的人,他的钱就只剩一半了。所以这个增值是一个大问题。



5 /

周轶君:文人最重要还是有套房


周轶君:实际上,我现在看到的我的朋友当中,什么诗和远方,都是那些在写诗的人、在做文化的人,他们是有了一套房子,他们才真正自由了。


许子东:可能一般不止一套房子。


周轶君:很多做新闻或是写文章的那些人,他们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一个35岁现象,就是做不下去了。


我看他们也没什么工作,我说那你靠什么活?他们说:我北京有套房,那我就不用交房租,其他的生活费其实都没那么贵。我怎么着都能活下去。现在其实是你有一套房才可以(有自由)。



窦文涛:咱们都认识的一位作家,香港的陈冠中,他上次来做咱们节目跟我说,他现在在北京长住写小说,但是你知道他一直到今天他在北京花的钱是什么钱吗?


他当年为了跟女朋友结婚,在香港好像太古城附近买了一套房子,结果女朋友又放他鸽子了。


本来觉得挺倒霉的,可是他说,后来我就是靠卖了这套房子,让我一直在北京不用干别的,就靠这套房子卖的钱,可以维持我的生活,才有诗和小说一直在创作。


许子东:你这样再说下去,那些租房的人,不是更郁闷了吗?


梁文道:我一点都不觉得郁闷,我觉得恰恰是你们都还不够远方。如果你是想着留在北京,觉得我有套房子,于是我生活很自由,我生活稳定。


你不一定要住在北京,我是随时预备可以去里斯本 ,里约热内卢。



窦文涛:你怎么不是什么通州?


梁文道:也可以,对我而言整个世界都是我能够去的地方。干吗大家视野那么狭窄呢?


许子东现在中国的实际情况是,大部分人是,如果他买得起房,他就买房——梁文道这样的例外了——暂时买不起的时候,他就租房。


我的问题是有没有这种,撇开经济原因不讲。我有钱,但是你还是选择租房。我租房我还可以换,买房就是结婚呢,租房就是交朋友。


窦文涛:那你老换着租房,是不是乱搞男女关系呢?


许子东:那没有,每次都很认真的。


梁文道:我也觉得这样挺自由的。


周轶君:香港你可能说你们签合约了,相对来说,租客还是有保护的。


在国外很多人他可以不断租房,也是因为他们的政策,对租客的保护特别高。他不会随便就赶你走,这边它有一个不安全感。


周轶君:我有一次跟几个在北京有套房的那些文人聊天,我们那时候正好在澳门参观,澳门有一个郑家大屋,郑观应的房子,就是那个写《盛世危言》的人。


他一开始是在上海做买办,最后也是弄得一无所有了。但是回到老宅,有一套房子,所以可以写出皇上都要批的《盛世危言》,看国外最先进的思想制度等等。


所以我们看了之后,大家都说,文人,最关键还是得有套房。



窦文涛:真的。


梁文道:但是看你房子在哪儿嘛。比如说我去意大利,我算了一下,我住在以前但丁他们家旁边那个房子……


你香港(买)一套三四百呎的房子(的钱),我在(但丁家隔壁)可以买一个小庄园,我为什么不去那儿住?


我就常常因为这个理由,就觉得我干吗在香港买房?


周轶君:我想问,那你为什么还没有下定决心走呢?


梁文道我随时可以走。当然下得了,我要如果说明天有人跟我说,文道你以后节目也别做了。那我就收拾包袱我就去了,对我来讲完全不是问题。


窦文涛:他才是那个诗和远方。香港有一对明星夫妇,我就不说人名了,不是没钱。两口子每年都能挣上千万美元,但两口子就是立誓租房。


真的就像你说的这样。好,我要是靠租房为生,今天我可以租达芬奇曾经住过的房子,明天我可以租谁谁谁拉菲尔住过的房子。他当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可是我老觉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人。我总觉得得有个自己的地方。租的房子,我租房生涯长达20年,我从来没觉得那是我自己的地方,我不能获得这种感觉。


许子东你以为你现在买的房子是你的地方,其实那个是70年产权,你也是租房。


窦文涛:国家会有安排……



梁文道:国家会有安排的。对,会有妥善的安排的。


窦文涛:国家会保护我们的,国家都说了嘛,好像上次说70年之后就是……


许子东:讲了好几条可以延续,这个不附带条件……


窦文涛:放心,相信国家,相信国家会有安排的……


……


本文节选自节目文稿,有删节

更多精彩内容

识别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观看节目



圆桌派》第二季

每周三、周五0点

优酷[看理想]自频道更新



 今日互动 


你愿意一辈子租房吗,为什么?



关注 窦文涛圆桌派 

看理想菌微信,欢迎来撩


听理想,今日更新


《古今:杨照史记百讲》vol.41


《吕太后本纪 | 一个女人的残酷史诗》真正的宫斗与男人无关,而更多是对权与利的舍命追逐,这背后是万般计算,是为了最后的胜利而长时间的隐忍和决绝。


查看今天微信三条,了解更多


扫描二维码或打开豆瓣APP收听


本文编辑 | 朵夫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