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个人的战争 | 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到今天已经整整80周年了。那时的老兵,仍在世不知道还剩多少,他们曾在民族最苦难的时候,用鲜血书写历史,而如今却又多半在历史的风尘中湮没无闻。


从2010年至2015年,摄影师黑明多次奔赴抗战的主要战场和游击区,进行实地调查,足迹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及香港、台湾和日本,走进了近200个家庭,去寻访和拍摄当年的抗战老兵。


5年间,他先后采集了近500个小时的录音,整理出近50万字的访谈,拍摄了数千幅珍贵的照片,为老兵们留住了历经风雨的面容,后来精选整理出版了《100个人的战争》一书(上下集)。


今天微信,主页菌从书中节选了部分内容和大家分享。原书中,每一个老兵都有很丰富的故事,限于篇幅,这里以影像为主。老兵们饱经沧桑的面容在黑明的照片里定格,而其中的只言片语,却又似乎把人带回那个“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年代。



100个人的战争(节选)


图 / 记录:黑明


王景芳 2014年。“身边的死人比活人还多。”


裴周玉 2015年。“有些汉奸的坏,远远超过了日本鬼子。”



汪运祖 2015年。“鬼子兵要不就是整村地杀老百姓,要不就是烧全村的房子。”



贾若瑜 2015年。朱德总司令称他为游击大王。



梁士镒 2014年。每次会战的枪炮子弹都被他有幸躲过。




孙殿修 2013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我们立即赶到北平丰台镇。”




马继平 2014年。“那场战斗最后打死打伤1万多日本兵。”




刘增钰 2014年。“刘伯承和邓小平都住在了我们家。”




尹 珙 2015年。“那时候我只是出主意让下面人去打。”



雷声友 2014年。“拼刺刀,我们三个人都打不过一个日本人。”




恽前程 2014年。“我被调入新四军军部担任作战参谋。”




乔志学 2015年。11岁那年他成为一名小八路。




王金水 2014年。“我爹刚回到村口就被小鬼子用刺刀给捅死了。”




陈文展 2015年。“八年抗战,我跟日本鬼子打了七年仗。”




张文辉 2014年。“鬼子们用活人进行所谓的打猎比赛。”




释来空 2013年。“我来这里出家就是为了给死去的弟兄们守灵。”




李宣化 2015年。“让鬼子跑出村庄,在开阔的地方去打。”




刘 治 2013年。“打红眼的时候,越打越想打。”




潘典法 2013年。“我们杀日本人主要是想抢他们的枪和子弹。”




刘崇远 2015年。“亲眼目睹今井武夫交出战刀。”




胡富经 2013年。“兄弟你补我一枪吧。”




傅金杰 2012年。“一心想为父亲报仇雪恨。”




谢翔龙 2014年。“我的屁股被炸掉了一块肉受了重伤。”




罗四维 2014年。“我们8个人一组轮番抬着戴安澜师长跑。”




徐 枕 2012年。“我一个人最少打掉有好几箱子弹。”




徐增保 2015年。“那时候是二鬼子好打,日本鬼子很难打。”




王虎元 2014年。“老百姓都跑来帮忙挖坑埋人。”




李步宏 2014年。“那时候日本鬼子的武器和穿戴都比我们好。”




石生华 2012年。“我们去湖北、湖南建立抗日根据地。”




张拓芜 2012年。“我是彻底的反日派。”




吴文学 2013年。“第一天我们就打退了日军的9次冲锋。”




吴荣凯 2013年。“我们57师8529名官兵只剩了83个人。”




马骥良 2015年。“鬼子当时主要是想炸死驻扎在河曲的傅作义。”




严 波 2015年。“日军出动25000兵力‘扫荡’大青山。”




廖立珩 2015年。“用马车把我们打死的小鬼子全部拉回去。”




李法惠 2015年。“我们兄弟5个战死4个。”




曾炽辉 2012年。“我一心想从日本鬼子手里缴支枪。”




贡 敏 2012年。整天漂浮在河里修枪。




许成基 2013年。“我们端起机枪对准日本鬼子立即扫射。”




王刚亭 2014年。“我觉得打仗比种地累一万倍。”




王保禄 2014年。他见识了日本鬼子的凶残。




梁全正 2014年。“从打日本鬼子开始吹一直吹到抗美援朝。”




小林宽澄 2014年。“我非常后悔打死白土利一。”



他们用鲜血抒写历史(节选)


2010至2015年,我先后多次奔赴中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和游击区,进行实地调查,足迹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及香港、台湾和日本,走进了近200个家庭,去寻访和拍摄当年的抗战老兵。起初,先是一次次被拒绝,经过多种努力,才逐步达成共识,得以和他们畅谈。几年间,我和老兵们在一起聊战争、聊死亡、聊爱情、聊家庭、聊国家、聊民族……


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还是在日本,老兵们的精神面貌和他们的故事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将近5年的时间里,我忘记了酷暑严冬的交替,一路寻访、一路记录,无论是喧闹的城市、偏僻的农村,还是古老的山寨、荒凉的戈壁;无论是庄严的军队、沧桑的眷村,还是孤独的海岛、幽静的古刹,我跟随着那段沧桑的历史,在各地的宾馆和一个个老兵家中,度过了数百个日日夜夜。


我先后找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日本投降期间,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近200名共产党军人、国民革命军人和日本籍的抗战老兵。他们的年龄大多数都在90岁至105岁之间。在日本东京,我还见到一些曾经在中国杀人如麻的鬼子兵。他们或对侵略罪行幡然悔悟,或在战后用慈善的方式进行自我救赎。他们的存在,为这场战争的是非曲直提供了更为真实的参考。经过与众多抗战老兵的对话,我先后采集了近500个小时的录音,整理出近50万字的访谈,拍摄了数千幅珍贵的照片,为他们留住了历经风雨的面容。


虽然当年叱咤抗日战场的那些民族英雄,大部分已经离开了人世,包括我采访过的这100名抗战老兵,也有1/3的人已经走完了人生之路,但他们真实、生动的影像和独特传奇的经历,却被定格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他们的骁勇善战和不畏牺牲的民族大义,也将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永远被历史铭记!


黑明

2015年9月3日于北京




|

正文图文选自黑明《100个人的战争》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1月

图文由黑明授权使用

|




【作者简介】



黑明,现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先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故宫博物院等地,多次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展览。出版有《走过青春》《公民记忆》《西藏影像》《100年的新窑子》《100个人的战争》等20余种影集、随笔和田野调查等专著。曾两次获得中国摄影艺术“金像奖”。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