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里的“高段位”调情 | 听理想

看理想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2017-07-29

这是[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第66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收听完整节目


精彩摘要


1. 黛玉最重要的魂是诗,她常常借着诗来叙述自己的内心世界,从《葬花词》《菊花诗》这些诗一直过来,每一个阶段都指向她最后的悲剧收场,指向她的死亡。

 

2. 到最后“林黛玉焚稿断痴情”那一幕, 她把自己的诗稿往火里一扔,突然间,她的身量、她的stature暴涨起來,不是那个弱女子了,她自觉自己刚烈的一面





3. 尤二姐看到賈琏也是年轻公子,有钱有势,而且对她那么殷勤,也难怪她有点动心。


而且贾琏也很会调情。他们两个人这一段写得非常好。


只剩他们两个人了:「无人在跟前,贾琏不住的拿眼瞟着二姐。」一直盯着她,斜眼看她,等于像逗她了,「二姐低了头,只含笑不理」。她低了个头,笑咪咪,但是不理她。


「贾琏又不敢造次动手动脚,因见二姐手中拿着一条拴着荷包的绢子摆弄」——二姐很有意思,拿个手帕抖两下,当然有些暗示性的了——


「便搭讪着往腰里摸了摸,说到:槟郎荷包也忘记了带了來,妹妹有槟郎,赏我一口吃。」


那个时候的人也爱嚼槟榔的。二姐怎么说:「槟郎倒有,就只是我的槟郎从來不给人吃。」


这种的浪荡子,两个人调情,你一句,我一句,已经看得出來双方都很有意了。她不有意的话不会假以颜色。


扫码收听完整节目


识别二维码,或打开豆瓣APP搜索“白先勇细说红楼梦”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

音频课


八十岁的白先勇,

遇见三百岁的曹雪芹,

两位小说家跨越时空,

心灵相印。


音频节目预告片



 曹雪芹是我的‘师父’,《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我写作的百科全书。

——白先勇


《红楼梦》导读是白先勇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东亚系主要授课之一,分中英文两种课程,持续二十多年。2014年,白先勇受邀回母校台湾大学开设《红楼梦》导读通识课。


“看理想”推出《白先勇细说红楼梦》音频课,以白先勇在台湾大学《红楼梦》三学期授课原始音频为底本,经过看理想团队后期精修、制作而成,配以课堂名词、诗词注释,在豆瓣时间独家播出。


点击了解详情:《白先勇细说红楼梦》,在声音里,聆听文学赤子跨越时空的心灵对话。


本文编辑|hyriverl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