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婴治愈系绘本书单 | 给你一针

理想国imaginist 黄小鱼2017-08-11


一提到绘本,有人以为是“漫画书”,No!


绘本也叫图画书,最畅销的儿童绘本,应该是《猜猜我有多爱你》,大兔子和小兔子的亲情故事,听起来很低龄对不对?其实有许多绘本经典更适合大人看,尤其在“巨婴国”——心智年龄普遍晚熟的今天,一本图画书是巨婴的一针安慰剂。


什么是图画书呢?图画不是文字的附庸,而是图画书的生命。图画书是用图画与文字共同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是图文合奏。当然也有例外,例如一个字也没有的无字书。


许多读者嫌绘本贵,理由是:“你这本书才7页!卖三十几块!”其实,一本经典绘本值得反复读一辈子。读懂一本绘本,要从封面、环衬、开本、折页,以及图画与文字的关系、潜在的节奏、颜色、艺术风格等方面来慢慢看。


我很喜欢澳大利亚华裔画家陈志勇的绘本《别的国家都没有》,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失物招领》的原著绘本,还有那本超经典的无字书《抵岸》。


左:别的国家都没有;右:抵岸


《抵岸》插画


《别的国家都没有》是一个奇思妙想的世界,采用炭笔画、油画、剪报、拼贴等多种形式,将奇幻元素嫁接到日常的小镇生活场景之中,结合梦境般的超现实画面,讲述了15个耐人寻味的小故事。这个小镇的居民都有些诡异,又萌萌的。


比如下面这个:


潜水艇司机


他是个潜水艇司机。他每天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一个句子,结尾是:“Tasoo-ke-te, Tasoo-ke-te。”(注:相当于英文中的help)


再比如一个诗句滚成的大纸球温柔地漂浮在郊区的屋顶上:


纸球


还有站在路中间的树枝人,他们迈着脆弱的双腿,走起路来慢得像云。他们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存在,早到没人记得,早到树丛被砍净、所有房子盖起来之前。


树枝人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这本书中的一个小故事《艾瑞克》,请一定要注意每一幅画面、每一处细节、每一样小物件,如果你注意到了,结尾一定是个大大的惊喜,会被这个小人萌化。





艾瑞克



多年前,有一个外国交换生到我们家来住。

我们发现很难把他的名字念对,

可他却不在乎。

他对我们说,叫他“艾瑞克”就好。



我们重新粉刷了客房,买了新地毯、新家具,大体上能保证他住得舒服。


所以,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艾瑞克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厨房的储藏柜里睡觉和学习。


“应该是文化差异吧。”妈妈说,“只要他开心就好。”从此以后,我们将食物和厨房用品都放在别的橱柜里,这样便不会打扰到他。



可有时候我也会想,艾瑞克是不是真的开心呢?他特别有礼貌,所以就算有什么不便,我估计他也不会告诉我们。有几次,我透过储藏柜的门缝,看到他专心致志地静静看书,便开始遐想他在我们国家有什么感受。


我以前一直偷偷地盼望家里能来一个外国客人—我有那么多东西要给他看,还可以扮演一次熟悉本地的专家,告诉他许多趣事和各种奇思妙想。幸运的是,艾瑞克非常有好奇心,总会问许多问题。



可是,这些问题和我预想的都不一样。


大多数时候我只能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者“本来就是这样啊”。我觉得自己好没用。



我还计划好每周末带客人去远足,因为我下定决心,要带他看遍城里和城郊最好的地方。我觉得艾瑞克会喜欢这些安排,可是同样地,我也没有把握。




大多数时候,艾瑞克似乎对他在地上发现的小东西更感兴趣。


我本来有点恼火,可耳边总是响起妈妈说的那些关于“文化差异”的话。然后,我就不那么生气了。


然而,艾瑞克离开我家的方式让每个人都摸不着头脑。一天早晨,他突然就走了,只是挥了挥手,礼貌地说了声“再见”。



事实上,过了很久,我们才意识到他不会再回来了。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纷纷猜测:艾瑞克是生气了吗?他在这儿住得开心吗?我们还会有他的消息吗?


一种怏怏不乐的感觉弥漫开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没有解决。我们烦闷了好几小时,直到有人发现了储藏柜里的秘密。


你自己去看看吧:这么多年,它们一直在那儿,在黑暗里茁壮成长。每当有客人头一次上门,我们要给他们看的第一样东西就是这个。“看看我们家的外国交换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对客人们说。


“这肯定就是文化差异了。”妈妈说。


艾瑞克留下的纸条:谢谢你们,我过得很开心。




 巨婴治愈系绘本书单



1.

瞬间收藏家

昆特·布霍茨 著  李怡霏 译

新星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这是我最爱的绘本。海边的小镇,画家为拉提琴的小男孩举办了一场私人画展,每一幅画都珍藏着一个生命瞬间,可以让人看上好久好久。德国插画大师昆特·布霍茨是一位著名的“瞬间收藏家”,他擅于捕捉日常生活场景,用绘画留住一个个微妙瞬间。


昆特还有一本书叫《月亮的光是借来的》。有一天出版社的编辑欣赏着昆特的一组以“书”为主题的画,突发奇想,他给世界各地四十六位不同国籍的作家分别寄去一幅画,邀请他们写出包藏于其中的故事,于是,就有了这本书。


这些作家,有米兰·昆德拉、帕慕克、苏珊·桑塔格……每一幅画都蕴藏着无尽的诗意想象,似乎无言地倾吐着阅读与写作的秘密:女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走着,仰望上空漂浮的翻开的书,静静地阅读;男人抱着一本比他还高的巨大的书,在街道上啜泣;镰刀似的月亮夹在窗台上的书页里,散发着铜黄色的光晕。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幅,是一家人坐在床上看书,床飘在暮色降临的天空中,远处的群山连绵和近处的稻田剪影都笼罩在一种朦胧的、褐色的薄雾里,散发着一种奇异的温柔的微光。作家马丁·莫泽巴赫描写这一家人的对话:“继续读!这儿多美啊!要是你不读了,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我们会掉下去的。”




2.

树叶


马岱姝 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出版

     

一本向陈志勇《抵岸》致敬的无字绘本。旅居西班牙的中国女孩马岱姝创作。它讲述了一个“寻找”的故事——男孩在冰冷诡谲的灰色城市里寻找一枚失落的“树叶”,拨开城市的层层迷雾,那枚散发着光芒的树叶被寻回,慰藉着男孩的心,也温暖着城市里的异乡人。


张悦然说:“岱姝的世界永远下着铅色的大雾,可是绝望中,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开大雾,为人们掬起一簇雀跃的光。”




3.

失落的一角


谢尔`希尔弗斯坦 著  陈明俊 译

南海出版公司2011年4月出版


这本书鼎鼎大名,可真让人伤感。


一个圆缺了一角,它一边唱着歌一边寻找。有的一角太大,有的又太小,它飘洋过海,终于找到了与自己最合适的那一角,它们快乐地滚在一起,组成完整的圆。


可是你们知道下面的情节吗?


这个完美的圆越滚越快,以至于不能停下来看风景,也无法开口歌唱。于是它放下了寻到的一角,又独自上路了。


这是艺术天才希尔弗斯坦的传世经典,他是诗人、插画家、剧作家、作曲家、乡村歌手,20世纪最伟大的绘本作家。他最广为人知的绘本,还有《爱心树》。


 “他走在纽约的人行道上,挎着一个旧邮包,鼓鼓囊囊的包里塞满了歌谱。他脚穿破旧的牛仔靴,身上穿的是不知洗过多少遍的牛仔裤……”这样一个身材魁梧、衣着邋遢的光头佬,从未学过绘画,却以绘本震惊、感动了全球。




4.

兔儿爷

熊亮 著绘

天津人民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


熊亮的绘本,有着温暖又伤感的底色。兔儿爷不是月亮上的玉兔,他是旧京城中秋时节的儿童玩具,装在盒子里等待被送走。


“每个兔儿爷属于一个孩子。”可是,写着寄送地址的纸条被风吹走了。兔儿爷无家可归,就被搁置在阁楼上,等待灰尘蒙面。兔儿爷捅破了纸盒,决定要去寻找自己的主人。


古城楼、胡同、宫殿,这些旧京城的街景陈旧、枯涩、昏暗,像蒙上了灰尘的记忆。这些从现代生活中消失的古代建筑,我们就快忘了它们的样子,就像中秋节我们再也见不到兔儿爷玩具。



5.

好好照顾我的花


郝广才 著 吉恩卢卡 绘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


台湾鬼才郝广才写的故事,读库老六的最爱。


爱情是什么?这本书里有答案。


泪点在最后一页。



6.

100万只猫


婉达·盖格 著绘 

南海出版公司2010年08月出版


这本初版于1928年的绘本,常常被认为是美国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图画书。它和《活了100万次的猫》一样有名,可是没有后者温暖。事实上,它讲述了一个无比残忍的故事。爱猫者勿入。



主页菌和理想国文学中心的七个编辑鼓捣了一个新栏目,名叫 “给你一针”,每周五更新,具体要做些什么,以及什么形式,并不限定,反正就做着玩。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转载:联系后台 | 微店: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