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豆瓣9.5,这才是我们要听的高级八卦

看理想 毒sir2017-08-15


前面的话


最近,毒舌电影的新号“ Sir电影”推荐了马世芳的《听说》第二季。


今天与你分享这篇毒sir的推荐,也和你一起回顾这16集带给我们的感动与思考。


为什么我们一再推荐《听说》这档节目,引用李宗盛为马世芳的《耳朵借我》所写序言中的话:


请你继续,在众声喧哗时代中,为尽心尽力的音乐人挣些许尊严;在荒谬浮夸行业里,替混沌不明的现象给出诤言补白。





Sir发现了个“失眠福音”。


睡觉有了它,太舒服了——


《听说》



说来你可能不信,这是一部“闭着眼睛也能看完”的网综。


怎么讲?


首先,它纯粹


形式上类似于一档电台节目,由安静的美男子马世芳老师担任DJ。


不请嘉宾,也没花招,在微黄的灯光下娓娓道来,就能带你进入另一片天地。



其次,它好听


听过的人都说——怀孕了……


当然是耳朵啦。



关键是,听完了,它更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发现和感动


如果你已经厌倦了层出不穷的歌星真人秀、音乐选秀节目,那么《听说》无疑是一股清流——


它深扒乐坛,却不见一条八卦;


播着比你还老的歌,却感觉是久别重逢;


聊的是音乐,却每每有弦外之音。


这档调性典雅的网综,第二季一回归,豆瓣再次9分+



然后,默默被它的一小撮粉丝欣赏着……


每集的点击量,就十来万


好冷啊,是不是?


但要知道,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音乐太少,而是音乐太多、太吵。


就像在一条嘈杂的大街上,为了盖过隔壁的声浪,每一家都想把自己的喇叭开得更响。


结果呢,大家想听的听不到,听到的都是不想听的。


这两种音乐的区别就是——


一个洗涤你的耳朵,另个一则洗劫你的耳朵。


马世芳的《听说》,或许就是你想听,却没来得及听清的那一个。


李宗盛曾这样说过他的“世芳老弟”——


在众声喧哗时代中,为尽心尽力的音乐人挣些许尊严;在荒谬浮夸行业里,替混沌不明的现象给出诤言补白。


这样的《听说》,谁也不能错过。


《听说》太卓尔不群了。


掌握第一手内幕


马世芳生于1971年,但入行已有37年了,第一次播音是在九岁。


母亲陶晓清是著名广播人,也是台湾民歌运动的重要推手。


这样的家学背景,让他从小就耳濡目染,对一票音乐人知根知底。


1976年,李双泽在淡江大学的西洋音乐会上,向众人质问:“你一个中国人唱英文歌是什么滋味?”


这就是华语音乐史上著名的“淡江事件”,当时台上的主持人,正是马世芳的母亲。


而马家的客厅,堪称华语流行歌坛的小基地。


从民歌领袖杨弦、李双泽、胡德夫,到后来的乐坛中流砥柱罗大佑、李宗盛,都是常客。


还捕获一只年轻的金士杰


什么是台湾民歌运动?


简单说,它的地位,就相当于一场华语音乐的“白话文运动”——


身影虽已远去,影响却潜入了后人行为方式的深处。


“民歌运动”开一时之风气,才有了台湾歌坛后来鼎盛的时代,乃至今天你到KTV也要唱上一两首的周杰伦、五月天、S.H.E……都无不在“民歌运动”的长波辐射中。


那“民歌运动”以前呢?


看看《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就知道了,电影的英文名“A Brighter Summer Day”,就来自于猫王的一句歌词。


那个时候,时髦的是美国驻军带进来的乡村民谣和摇滚。


电影里的“小猫王”,一句英文不会,也要背发音,唱英文歌。



“我们自己的歌”呢?(李双泽之问)


老歌,嫌土;新歌,没作品。


民歌运动可以说是,为耳朵找回了听母语的习惯


其中流传最广的歌,你肯定听过——


《橄榄树》。


齐豫演唱,三毛作词,李泰祥作曲。



开头谁都会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但背后的事,你未必了解。


马世芳说,这首很梦幻、很抒情的歌,居然也政治敏感……


哈?!


没错,你只要联想当年国民政府的处境,再看“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为什么流浪”这两句,就知道G点在哪了。


民歌运动中,还有一首深具影响力的歌——《美丽岛》。


作者李双泽因为下海救人,发生意外,他的一生只活了28岁。朋友杨祖珺和胡德夫,在他出殡的前一天,赶录了他还没来得及发表的《美丽岛》。


听过这个版本的都会疑惑,结尾一句唱到——


“我们这里有无穷的生命:水牛,稻米,香蕉,玉兰花。”


为什么杨祖珺的歌声断断续续,最后突然消失了?


马世芳当面问过她,是不是想到亡友,哽咽了?


谁知道她说,才不是咧,我是笑场了,哪有人把香蕉写进歌词里的!


对于这些事情,马世芳都如数家珍了。


《听说》的好,当然不止于爆料。


它靠开阔的视野、精辟的见解,令你豁然开朗


你看他对罗大佑和李宗盛的评价,是不是说出了你的心里话——


罗大佑始终是沉郁而孤傲的,时时把整个时代挑在肩上,连情歌都满是沧桑的伤痕。


李宗盛则擅长从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提炼诗意,煽情而不滥情,轻盈而不轻佻。

当你情伤难抑,罗大佑将让你感觉凄清悲壮,李宗盛则让你认清,自己不是世间唯一懂得寂寞的人。


有时他又会穷根究底,告诉我们那些耳熟的旋律是如何漂洋过海而来。


比如《送别》,长亭外,古道边……


这首歌是李叔同到日本留学时听到,重新填入中文后带回来的。


但其实这首歌最初是美国歌谣——《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一位学医的年轻人为了排遣思乡之情所写,在南北战争期间被传唱。


《玫瑰玫瑰我爱你》追究起来,很不政治正确,原歌就叫《Rose Rose I Love You》,歌词是白人大兵对亚洲女郎的轻佻描写。


也有例外,比如“出口转内销”的《何日君再来》。


《听说》对这首歌的来龙去脉,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爬梳——


最早是1937年出现在电影《三星伴月》中,由17岁的周璇演唱;


后经“满洲国”的电影明星李香兰翻唱,红到了日本;


我们最熟悉的,当然是1978年邓丽君演唱的版本。


从上海,到日本,再到台湾,简直是一首歌的“三生三世”。


更有趣的是,这首歌在不同时代、不同世道中,居然都有一个相同的命运——


禁。


《何日君再来》这首情意绵绵的歌,却被意识形态多次改写。


日本侵华时,将歌曲重新填词,以“贺日军再来”的名字传唱。后来,日本担心“君”字被中国人意会为“国军”,遂禁之。


不管在解放区还是白区,这首歌都有问题——“君再来”,你是指望谁回来呢?


乃至国民政府迁台后,也长期不能唱,1967年才14岁的邓丽君偷偷录过一个版本,改名叫《几时你回来》;而在大陆,邓丽君演唱的歌,又被批判为“靡靡之音”“黄色歌曲”。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剿灭和封锁,这首歌还能流传下来,被我们听到,也是件挺不可思议的事。


马世芳说它是“乱世中的小确幸”。


真挚的情感,温暖的人性,比任何盛极一时的口号都更有生命力。


他更无不动情地说,不管这首歌被曲解过多少回,现在——


听到《何日君再来》这个“君”字,我想我们想到的,还是邓丽君的“君”吧。


| 时长:2分56秒 |


《听说》的可贵,还有它在网综一派娱乐至死的风气中,流露出了罕见的社会关怀


马世芳介绍台湾民歌,有意思的是,音乐史,其实也是社会史。


《听说》会让你发现,原来不少台湾老歌,都有那么厚重的故事。


马世芳如此评价音乐人对社会的影响——


这片岛屿刚刚历经70年代的一连串颠簸,正摇摇晃晃迎向一波波更为激烈的大浪。许多人殷切等待足以描述、解释这一切的全新语言,于是一首歌也可以是启蒙的神谕,一张唱片也可以是一桩文化事件。

一个音乐人不但可以是艺术家,更可以是革命家、思想家。


罗大佑的《鹿港小镇》。


他写下城市化进程中,小镇青年的无所适从——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农村和小镇凋敝了,城市里有新家吗?


《听说》专门用一期,介绍“北漂”歌,台北的北。


苏芮的《一样的月光》。


歌词太有名了——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这首歌是《搭错车》的插曲,吴念真编剧、作词。


电影情节不一定都记得,但再看这一幕肯定似曾相识——



这不也是城市化中,带血的原始积累?


不会有谁没听过郑智化的《水手》吧,他还有一首歌,同样悲壮有力。


《老幺的故事》,为矿工而作。


单是1984年,台湾地区就发生了21次矿难。



幸而躲过矿难的,最后也大多死于尘肺病。



有位老阿婆对郑智化说:“挖土炭哦,不是死在坑里,就是死在床上,有什么好可怜的,都是命。”


于是,他写下《老幺的故事》,讲一个矿工的儿子,在父亲遇难后去城市找活路。


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失去了生命

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却失去了灵魂



最近《中国有嘻哈》很火,可是你有没发现,四个导师中,有三个都来自台湾地区。


不可否认,嘻哈在台湾起步更早一些。


马世芳也说——


这些年讲故事的歌

我觉得歌词写的最精彩的

很多都是来自嘻哈的乐手



他提到了一首歌,《凶手不只一个》。


同样关于我们的社会痛点——


校园霸凌。


2013年放到网络上,点击超过300万。


创作者小人,是台湾嘻哈教父“大支”的嫡传门生。


他仿佛扛着摄影机,记录下少年遭到霸凌跳楼自杀后,周遭的反应。


有人指责他不孝,有人指责他逃避现实,有人视而不见,校长只想媒体不要公开校名,记者只想从死者双亲口中得到新闻,官员只想借此转移自己绯闻的焦点……



最后歌词说——


这些人是没杀人的杀人犯


歌词虽简单,但它所指出的庞大的社会问题,相信所有人都已明白。


而在我们的音乐节目中,可曾听到类似的野心和真心?

再放眼节目之外——


我们又听过几首不偏不倚的时代旋律;几首不急不躁的摇滚说唱;几首真正读到民众心里的民谣;几首记录当下火热,也不回避火热里困惑的流行金曲。


马世芳的《听说》,带我们发现不只是音乐的宝藏,更是人的宝藏。


Sir真诚建议你们听一听。


听完后,再想想——


可别光顾着听说,却留给未来无话可说。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转自sir电影

喜欢毒舌电影的朋友

可以找回组织啦




听理想,今日更新

《古今:杨照史记百讲》vol.58


扫描二维码或打开豆瓣APP收听


点击阅读原文

收看《听说》第二季最后一集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Sir电影
Sir电影
了解更多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