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古典音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看理想 焦元溥2017-08-23

主页菌的话


比起妹妹张悬(张悬本名焦安溥),焦元溥的名气没有那么大,但是兄妹二人都对音乐情有独钟。


一个流行一个古典,看似对立,其实最初的起点都是在音乐中寻找另一种可能。


张悬和焦元溥出生于政治世家,父亲焦仁和曾任“海基会”副董事长,母亲也是妇女联合会委员,但是兄妹两人却都对仕途没有太多兴趣。


妹妹张悬被送到英国读高中,念到高二就辍学回台,开始自己写歌,在女巫店驻唱,终于在25岁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


哥哥焦元溥倒是没有辍学,台大政治学系毕业后,到美国念了法律与外交硕士,只是一直不务正业,乐评倒写了不少,15岁开始就在媒体上发表古典音乐的论述与散文,直到博士才终于念了自己心仪的专业——音乐学。


今天与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是焦元溥在新书《乐之本事》分享会上的发言。


焦元溥坦言要听的音乐太多,没时间听妹妹张悬的歌,不过自己对任何音乐都不排斥,也不主张在古典与流行之间划分太过明确的界线,甚至认为迈克尔•杰克逊都可以是古典音乐。


最有意思的是,作为古典音乐推广人,焦元溥告诉你:听古典音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那我们为什么要听古典音乐呢?听听焦元溥怎么说。



听古典音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你听了血脂肪不会降低,患癌症的几率也不会降低,北京人就算都在听古典音乐,雾霾也不会减少。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当然对你会有益处,前提是你真心地喜爱它。


——焦元溥



焦元溥:听古典音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讲述人 | 焦元溥




1.

什么是“古典音乐”?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如何听懂古典音乐”, 首先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古典音乐?


古典音乐classical music,对我来讲,第一个就是它要满足技术性的标准。这样讲好像很严肃的样子,其实不严肃。


技术性分成两种,一种是演奏的技术性,就是乐器技巧的技术性。有一些作品,你要看这个曲子的话,它没有什么高深的内涵,也没有什么复杂的作曲技巧或和声的变化,但是它表现了乐器演奏的技术性,那它对我来说,就可以算是古典音乐。

 

第二个就是乐曲本身的技术性,写作技术也是一种技术性。


有一些曲子可能你自己听起来不是很好听,可是对于学作曲的人来讲,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高段的作曲的技巧,比如和声、结构掌握,甚至特别设计、声响的设计等等。


他展现这么多元的技巧,我们也要从作曲的技术来认可它,这是为什么非常多的当代音乐作品离我们并没有非常久,可是可以放在古典音乐会里面。


另外还有一个标准,就是旋律性。我们这样讲的话是没有客观标准的,可是有的时候是约定俗成,被大家归纳起来还有一个标准,就是旋律性。


有一些作品的曲调你听了之后不会忘记,如果你能够有本事写出这种曲调,我们总该认可这样的天分和成就吧。


所以古典音乐对我来讲,一个是技术性的成就,另外一个是旋律性的成就



贝多芬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2.

Classical Mmusic:古典还是经典?


《乐之本事》这本书的第一页就用英文写着,“Classical Music”,这个名词翻译过来就是古典音乐,其实我觉得不是很准确。


“Classical Music”这个名词原来一开始出现是在1830年代,那还是没有录音的时代。


我们今天听音乐非常简单,只要点一下播放器,甚至大家可以扫描二维码,就能马上听到音乐。


但是在没有录音的时代,你要听到音乐只有两种办法,第一个是别人制造音乐给你听,第二个,你自己制造音乐给你自己听。


以前的时代,作曲家在世的时候,有些演奏者会演奏他写的曲子,等他过世之后,大家就不再演奏他的曲子了,因为有新的人出来,就会演奏新的曲子。


为什么巴赫过世之后会被人家遗忘,因为他的儿子或者其他人出来,不会演奏巴赫的作品,而会演奏自己新的作品。


可是这种情况慢慢开始出现变化,因为我们有亨德尔、海顿、莫扎特、贝多芬。我们真的能够因为莫扎特和贝多芬过世了,就不演奏他们那些伟大的作品了吗?这个感觉好奇怪。


所以到了1830年代的时候,音乐会演奏家除了演奏自己与当代其他人的作品,也开始演奏昔日作曲家的乐曲。



莫扎特


那个时候这种音乐就叫“classic music”,那时候莫扎特,还有贝多芬之前的作品就归类到“Classical period”,古典乐派的时代。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过世的作曲家越来越多,经典音乐也就越来越多。因为“classical”也有经典的意思,所以classic music和classical mmusic这两个词就慢慢被混用


我们说其实“古典音乐”这个词翻译得不好,它应该翻译成什么呢,应该是“经典音乐”。



3.

迈克尔•杰克逊也可以是古典的


经典有各种理由可以成为经典,比如帕赫贝尔的《卡农》,这个曲子现在是家喻户晓,可是你没有听过帕赫贝尔的其他作品吧?这个作曲家除了这首曲子以外,可以说是完全没有重要性的人。


帕赫贝尔的《卡农》


你们现在听到的这个《卡农》的乐谱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是20世纪初期,在一个乐谱里面。


但是这个曲子在世界上第一个录音是1940年,对1940年以前的人来讲,世界上99.9%的人不知道这个曲子的存在。


那有录音这个曲子就红了吗?当然还没有。直到1960年代,有电影把它当作电影配乐这个曲子才红的,一红就红到现在这样“爆炸红”的程度,大家都听过这个曲子,家喻户晓。


也就是说这个曲子从没有名气到现在家喻户晓所用的时间,还不到60年。可见一个曲子变成经典可能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每个时代的作品都有机会变成经典。


再举一个例子,我听过美国一个双钢琴演奏家演奏的曲子,这个曲子被放在古典音乐的专辑里,可是你猜猜看他的古典音乐专辑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是迈克尔•杰克逊的《Billie Jean》。



迈克尔•杰克逊


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可以算是古典音乐吗?当然可以!


这个演奏家做了这样的改编,反映出了他高超的技术性,无论是乐器演奏的技术性或者是改编的技术性,那为什么不可以叫它“classical”?当然可以,“classical”不是死的,它是一个活动和变化的。


所以你认为古典音乐很僵化的时候,是你没有看到它的整个发展和变化,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东西。


我们不会说因为这个旋律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所以它就理所当然的是流行,或者理所当然的不是古典。


就像对流行音乐人来说,什么是“Popular Music”,流行音乐的定义是什么?这也是一个很难有定论的东西。很多是约定俗成的,不可能说拿把刀一划,这就是古典,这就是流行,没有这样的区分。


当然你不能把贝多芬当成是流行音乐,但是有很多作品是在非常模糊的边界里。这个模糊的边界我希望的不是把它分得更细,而是把它擦掉。因为这样你就能听到更多元的作品,来丰富你音乐的想象。


“经典音乐”的意涵是不断在变动的,而且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不同的经典。但有些作品它可以跨越时代影响到今天,有些作品它可能影响过今天,但是只有50、60年而已。



4.

听古典音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我要跟大家强调,虽然我们一直在说的是古典音乐,但你可以去听各式各样不同的音乐,耳朵不要封闭起来,持一个开放的心去听各式各样的作品,你才会听懂古典。


在我的书里也有提到,就是听古典音乐有什么好处,我从以前到现在答案都是只有一个,就是没有。


听古典音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不会听了你的血脂肪就会降低,患癌症的几率就会降低,北京人就算都在听古典音乐,雾霾也不会减少。


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当然对你会有益处,前提是你真心地喜爱它。像音乐啊、绘画啊、文学啊,你喜爱它,它就会喜爱你


真的要说我们听这些作品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或者说古典音乐教给我什么的话,就是它教会我不要预设立场



5.

不要预设立场


很多有朋友问我:想要系统化地听古典音乐,该怎么做?当然如果你在学校里,是一个音乐系要开课程的话,它可能要系统化地开。


但是实际上欣赏来讲的话,系统化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因为系统化就是你要去画一个框框,给每个人去做定义。很多作品非常精彩,但是不为人熟悉,就是因为它不容易被归类在某一个定义的框架里,这就非常得危险。


比如说埃里希•科恩戈尔德这个作曲家,当年被誉为是欧洲最大的天才之一。后来他受邀去好莱坞写电影配乐,大幅度提升了好莱坞电影乐的水准,把欧洲最杰出的管制乐写作引进好莱坞。



科恩戈尔德


这个音乐家在好莱坞写电影配乐,后来回到了维也纳,没多久,纳粹吞并了奥地利,他是犹太人,就只能逃了,就继续回到好莱坞。


所以在1941年之后,他在好莱坞又写了很多电影配乐,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从此他的名声就完了。


所谓的古典音乐界的人,就给他贴上一个标签,说你现在变成了电影配乐作曲家,即使是再精彩的作品,大家都不把他的作品当一回事。



战后他也想过在欧洲恢复自己的名声,可是怎么样都没有用。直到最近15-20年间,他身上的标签才终于慢慢被撕掉了,大家不再说电影配乐不入流了,他的作品才被重新欣赏。



6.

音乐自己会说话


除了不要预设立场,第二个我想跟大家说的,就是音乐自己会说话


台湾很多人都对古典音乐很有兴趣,大家也都研读书,听演讲。我当然不是叫大家不听演讲、不买书。


我很害怕的是,大家觉得只能先买书、先听演讲才能够去听音乐。这其实这不是必然,我很反对这种做法。


我不反对你去看书、听演讲,听别人讲这个曲子。我反对的是你觉得一定要先看书,先查了资料,先做了预习,先听了演讲,你才能听这个曲子。


因为音乐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强烈的语言。我非常期待的是,大家听了这个音乐,觉得它真的打动了我,我很有兴趣,我才想要去找。


打开百度或者其他搜索引擎,我去找答案,或者是看书去找答案。而不是说,我先看了书,才去听音乐。



7.

语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乐开始的地方


如果你想听懂古典的音乐,当然可以有很多方式去听。我想跟大家讲的是什么呢?这句话太多人讲过,语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乐开始的地方。


正是有这么多话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才需要用音乐这种形式来表现。


比方说舒伯特的A大调钢琴奏鸣曲D664的第二乐章,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音乐之一。


舒伯特这一生还没活过32岁,没有人知道他写这个曲背后的情感是什么,因为写得非常简单,可是你一听这个音乐会立刻打动你。



弗朗茨·舒伯特



听这个曲子,舒伯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是在跟朋友告别吗?心爱女孩子不喜欢他,还是他受到什么打击,还是纯粹是看到秋天到了,然后鸽子被冻死了,有什么感触?


你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可是音乐本身自己会说话,可以透过每一段演奏给你听,每个人在音乐里面可以说不同的话


这就是古典音乐可以告诉我们的,音乐是200多年的前的音乐,可是演奏者是醒的,每个演奏者在用每个时代不同的演奏方式弹奏着这个伟大的作品,在用不同时代的语言方式来沟通。


所以我们会听懂,只要你用心去听,没有标准答案


听音乐时,有时你可能会有一些特别奇怪的想象,和大家意见不一样。但是我总是珍惜这些不同的想象,就像我还在大学教书时候,我很期待听到学生的想象到底是什么?听到音乐你的想法是什么,这没有标准的答案。


所以我真的希望大家认识到,语言停止的地方是音乐开始的地方,音乐是一种非常美丽的语言,它自己会说话,你认真去听它,一定会听到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不要害怕说,我这个不是标准答案,我没有学过,我没有学过看谱,我没有学过演奏,我的答案一定是错的。


没有,可能千千万万人里面,你的答案跟作曲家的答案可能就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真的是希望大家放轻松,这个是我们给大家最好的答案。

 


8.

“张悬的歌我也没有在听”


最后我要跟大家聊一下伟大的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为什么我们读经典》,宣传的是读书,但是我觉得跟音乐是可以互通的。他里面列的非常多,我挑了几个点。


“经典是每一次重读都跟初次阅读那样,让人有初始感觉的作品。”


你现在所听到的这个演讲的例子,跟这些演讲的原型,是我从大学时代开始讲给我同学听,讲到现在,少说也有15、16年了。


我讲了不知道有多少次,可是每一次讲我都非常得开心,虽然今天非常累,可是只要一讲到音乐,我就非常有体力,非常开心


我这是用自己来做例子,就是每一次重读、重听,都像初次阅读一样,有初始感觉的作品,因为它是杰出丰富的作品,它可以让你有不同的解释跟看法。


我常说,如果一个作品大家听了只有一个解释和看法的话,那这个作品就不是好的作品,已经死掉了。因为大家有不同的看法,这个作品才会持续活下去,这个非常得重要。


“经典是我们越自以为透过道听途说可以了解,当我们实际阅读,越会发现它具有原创性、出其不意且革新的作品。”


回到开始我说过的,不要给大家贴标签,你以为你知道贝多芬《命运交响曲》在写什么吗?这个作品你听过很多遍了,也讲了很多遍了,可是每次真的去听它,你会发现它的跟你想的不太一样。



伊塔罗·卡尔维诺


“我们必须要将自己置于当代背景中,才能向前看或向后看。能够从阅读经典中获得最大利益的人,是有技巧地轮流阅读经典与适当当代数据的人。”


这点非常重要。就是一方面我们要听现代作曲家的作品,我们也要听我们当代环境的作品。当然我们说时间有限,比如说你听听流行音乐,我说我没有时间听,但是我没有拒绝听。


因为我做的这个工作都是跟古典音乐有关的,24小时已经不够用了,我没有特别花时间去听,即使张悬的作品我也没有在。所以就认不出这是谁的声音


但是并不表示我排斥它,我没有排斥任何一个听的作品,你只有听了之后你才知道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或者你的理由是什么。


加塞一首张悬的歌,大家帮忙喊喊焦元溥来听听吧


你只有知道在当代你处于什么地方,你的坐标才能划得清楚。我们是在一个历史的空间里面,你跟它是没有对立的,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我知道自己在什么背景里面。


卡尔维诺很狡猾,当代数据前面加一个“适当”,适当的意思是什么,他也没有讲。


因为我们说当代的东西那么多,一定有很多不是那么好的,但是这些作品你要靠自己去发现,这个是根据你的阅读品位和阅读方式找出来的。


没有必要出自责任或敬意去阅读经典,我们只需要出于爱去阅读它们。


我们没有必要出于责任或者是敬意去聆听古典音乐,我们只需要去爱、去聆听他们,前提是你对它有爱。

   

人生本来就有限,你花那么多时间,你花200个小时,300个小时在古典音乐上面,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何不花300个小时,赶快去做你喜欢的事?


你喜欢舞蹈,你喜欢戏剧,你喜欢电影,你喜欢诗歌,你喜欢小说,甚至你就喜欢吃,你喜欢美食。


你用那个时间去找到你最喜欢的东西不是更好吗?而且你欣赏的那个视野被开发之后,说不定有一天你会回到音乐这条道路上来。


可能那天从来都不会来,那是你跟音乐没有缘分,可是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音乐的错。


我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自己最喜欢的艺术来欣赏,那是一生用之不尽的宝藏,而且只有你个人可以享有。所以说出于爱去欣赏它们,去阅读它们,前提是你要有爱,没有爱也没有关系,但是我希望你能找到你的爱,这点非常重要。

   

最后卡尔维诺说,“经典之所以必须必读,不是因为它们有某种用处,而是阅读经典总比不读好。


希望大家能够放开心胸,去听各式各样的音乐,有些人对古典音乐有成见,有些人反而是对其他音乐有成见,我觉得都不必要。


衷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欣赏古典音乐,但是我希望今天是一个开始,绝不是大家欣赏音乐的终点。




作者: 焦元溥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古典乐聆赏入门

出版年: 2015-9

页数: 424


点击“阅读原文”

购买《乐之本事》


本文编辑 | 朵夫


 


理想家8月限时特供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