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为那些没看过他作品的人感到深深的遗憾

看理想 2017-08-24


我要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

我就先走一步了。


7年前的今天,日本动画导演今敏逝世,留下一封感人至深的遗书,和几部天才的作品。翻出之前毒舌电影的一篇纪念文章分享给大家。文章中毒sir用了今敏影迷的一句话做结尾:


我为那些没看过今敏作品的同学们感到深深的遗憾。


为了不让遗憾继续,希望大家都能再找来今敏的影片看一看。“今敏导演,我们电影中见。”


 




文 | 毒sir


在他创作动画的12年里,留下的电影作品并不多。


一共只有四部长篇。


今敏1963年10月12日出生于北海道,高中时候迷恋上了动画高达系列。他还就读武藏野美术大学时,就已开始在《Young Magazine》杂志上发表漫画。


进入大学后,他完全地沉迷在真人片里,电影所带来的震撼使得今敏的作品中总是有强烈的电影气息。



与其说他是一个纯粹的动画制作者,还不如说他是力求把动画与电影结合,用电影的拍摄、编导手法来诠释动画的探索者。


比起在国际上取得巨大声望的日本导演,宫崎骏,押井守等等,今敏的电影主题并不宏大。


他的动画以“好看”为第一准则,非常迷恋“虚实结合”,擅于抓住社会生活中微妙的心理和细腻的情感,并以梦幻般的表现手法,交织令人欲罢不能的悬疑剧情,呈现于世人面前。


所以,他的动画绝对是成人向,一来带有惊悚色彩,二来,往往有尺度较大的露点,强奸戏码。



只有在生活中伤害过的人,才会(愿意)看下去并得到共鸣。


在今敏电影中,适应社会从来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就是你知道前面还有好多困难,但是没办法,还是要笑着走下去。


让他一举成名的处女作《未麻的部屋》。 就讲述了一个清纯的女星如何凭借自己的努力,“杀死自己”。




请注意最后这个镜头:“活”下来的未麻对镜子里的自己说,我可是真的哦——美丽中带着狰狞。




除了故事,今敏最令人赞叹的是他出神入化的剪辑技巧。


他利用了动画这一特殊形式,探索了一系列新颖的蒙太奇技巧,只需单拎出一些电影片段,就已是想象力爆发的舞台。


比如将曾被认为“无法映像化”《红辣椒》翻拍成属于自己的经典。


片中那种华丽的神镜头比比皆是。


比如围栏突然崩塌,现实与梦境无缝重叠:




还有这个著名的色情镜头:手陷入身体,由下至上抚摸,最后撑破头皮:



他太擅于用这种肆无忌惮的想象力震撼我们的灵魂了。


就像毒Sir上一个礼拜说的,一部作品的伟大,在于它启迪了多少后来者,成为他们争相模仿的对象。


许多好莱坞大导演拍的大片,明显就受到今敏电影的影响——很多人都要求毒Sir扒一扒。


没问题,今天就如你们所愿。


?

1

今敏 v.s 达伦·阿罗诺夫斯基


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的两部经典作品中(《梦之安魂曲》,《黑天鹅》)都能找到不少致敬今敏的地方。


《梦之安魂曲》中珍妮弗·康纳利把头沉入浴缸,在水下发出无声的尖叫:


跟《未麻的部屋》分镜一模一样。




据说达伦因为复制未麻洗澡的场景,而向今敏支付过5万九千美元。


《黑天鹅》则是连故事主线都“抄”。


《toplessrobot》网站:


这两部电影都涉及到了相同的主题:对成名的渴望,自我的迷失,侵略性极强的雄心,压抑的性欲,导致幻想和现实越来越融为一体。


比如,都有穿着芭蕾舞裙张开双臂的背影镜头:



一转到正脸,两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狂喜,渴望,近似高潮的迷醉:




两部电影都出现了贴满女主角照片的墙:




今敏电影里,主人公常常在镜子中能看到另一个自己(精神分裂前兆)。


《未麻的部屋》中,未麻从偶像变成了“演员”,必须打破原来的清纯形象,拍强奸戏,露点写真,在羞耻和焦虑的双重情绪影响下,另一个未麻开始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黑天鹅》中,娜塔莉·波特曼的镜像面露邪恶的微笑,显示出她身体也开始入住了另一个人。




用镜子来表达人的迷惑和不能自控。这个灵感来自于今敏想表达的一种接近宿醉眩晕的“醉乱感”。


人面对新生活总是或多或少地会感到不安,加上时常遇到的压力、工作问题与人际关系,而这些因素总是会导致当事人连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无法控制。


所以,高潮时往往需要打破镜子,释放人格:


《未麻的部屋》和《黑天鹅》就都有:




?

2

今敏 v.s 克里斯托弗·诺兰


另一个带有今敏印记的大导演是诺兰。


诺兰的《盗梦空间》被许多人认为是《红辣椒》的美版翻拍。


故事设定差不多:都是讲述梦境入侵现实,主人公可以进入梦境完成任务的故事。


但是在《红辣椒》中,女主进入的梦境更瑰丽离奇,而且,梦代表着做梦者的欲望,这就把故事的意义又加深了一层。




自己被关在笼子里面,气势汹汹跑来人群长着一张自己的脸——恐惧。


《红辣椒》的穿梭有四种形式:梦、现实、网络和荧幕,它着力的是“梦的荒诞与合理”——所以也有观众评价“《盗梦空间》是理科生的想象,而《红辣椒》是文科生的幻想。”


两部电影许多细节上相似度颇高。


比如都有:年轻的女主角在她的梦境用手触碰到一面巨大的镜子——梦破了。




这一幕甚至让人想起《楚门的世界》那个亦真亦幻的结尾——你所处的世界是否真实?



还有《红辣椒》与《盗梦空间》,里面的电梯楼层,都指向不同空间。


连莱昂纳多慌乱阻止艾伦·佩吉按电梯的动作,也跟《红辣椒》一模一样。




同样,进入梦境后,记忆碎片会迅速地闪过:



还有在酒店走廊中的失重:



只要你看过这两部作品,肯定有《盗梦空间》是《红辣椒》真人版的即视感。


而在被问到有没有看过今敏的动画时,诺兰的回答是:(拍之前)从来没有。


但,即使这样,诺兰也不能抹杀,某些天才竟领先时代那么多年的可怕事实。


不过,最让毒Sir佩服的是今敏本人对“抄袭”的态度。:


当记者问到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的《梦之安魂曲》跟他的《未麻的部屋》很相似时,


今敏有所保留:





此处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但同时也大度地承认:


对于创作来说,模仿不是坏事。《东京教父》就模仿了《荒漠三雄》。《千年女优》的雏形则是星野之宣的短篇漫画《月梦》。创作不是无中生有。


看到打动自己的镜头,就会情不自禁地用在自己电影——典型如昆汀,更是在“抄袭”中,拼贴出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


作为一个创作者,同时也是资深影迷,今敏深谙此道。


他的快速剪辑受《第五屠宰场》影响很大,《第五屠宰场》就有一秒钟让绿草地变成黄,来显示时间推移的神剪辑。




但今敏把脑洞开得更大——他用各种前景遮挡物来切换场景:



据说,他是在上大学后成为一名狂热电影迷的。


当年最潦倒、无事可干的时候,他就在家一边看电影一边喝酒,喝醉了就睡,睡醒了继续边看边喝。


在他的动画里,处处可见他对电影的热爱。


电影无处不在。


比如,《未麻的部屋》的女主目标就是当一个成功的演员。《千年女优》的女主也是功成名就的一代影星。


而《红辣椒》中,今敏更在“梦境入侵现实”的主线下,插入一段“警察大叔的电影梦”的副线。


爱电影的大叔在梦里,穿越了多部(《人猿泰山》)经典电影。




看今敏的动画都能感觉到:这家伙是真的爱电影啊。


在今敏眼里,电影绝非是幻想的谎言:


人们常说幻想是谎言,我不这么认为。神话和宗教都是巨大的幻想,叙事都是不现实,不科学,不理性的,但没人能否定其意义。这也是我喜欢手绘动画的原因,它更容易实现初衷,更贴近幻想的状态,能从中看出成长的轨迹,许多事也并非那么遥不可及。




本文转自sir电影

喜欢毒舌电影的朋友

可以找回组织啦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