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高颜、有才、耐得住性子的音乐人,不多了

看理想 马世芳2017-11-10

前面的话


前不久,马世芳在《耳朵借我》中请来了李剑青。


作为一个乐盲,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并因此受到了同事的嘲笑。但是,我几乎是一瞬间喜欢上了这个人。


一个科班出身、有才华、有技巧、长得也帅的年轻人,不急不躁,压下一颗想红的心,专注幕后、低调修炼十多年,拒了一应挖墙脚的邀约,对“大哥”兼“师父”(李宗盛)情深义重……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吧,这种人在名利场上有几个?


你也许认识他,也许跟我一样以前不认识他,但是听听这期采访和他唱的歌,你可能也会喜欢上他。


下面这篇文章,是马世芳做完这期节目,写下的手记,希望你喜欢。



文 | 马世芳


忘了是哪一年,听李宗盛闲闲提起他身边有一个年轻人,从广西到北京,有科班底子,做音乐很认真,又耐得住性子。


后来,我就注意各方制作物上偶尔会出现的「李剑青」这个名字。第一次见面,是白安发首张专辑来上通告,身为制作人的李剑青作陪,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简直像个企宣助理。


我请他弹吉他为白安伴奏,也聊了不少制作过程的故事,当时自然还不知道,李剑青除了幕后编曲制作的功夫了得,身兼乐手身分,作曲演唱也很厉害。


若要往幕前发展,论颜值,论才气,论技巧,都没有问题。他偏偏始终一贯地低调,让许多人都替他着急了。



2013年李剑青终于发表了第一首专属于自己演唱的歌「匆匆」,李宗盛作词,他自己作曲,在李宗盛北京演唱会首度公开。



那天只有手机私录的实况存世,疯传一时,听哭了无数人,包括我自己。仿佛压抑迟疑了许久的情感,都在这短短五分钟里一口气爆喷宣泄出来。


在那之前,我已经领教过他小提琴的功夫,听过他作曲的许多厉害的歌,还在李宗盛演唱会听他唱了“诗经”改编的「关雎伐檀」,大气淋漓,精采极了。



「匆匆」一出,大家都以为李剑青该发个人专辑了吧,结果也没有。又等了四年,他才终于发了这张迷你专辑《仍是异乡人》,这七首歌,是至少用了十二年的岁月换来的。


最近几年偶尔遇到剑青,有时是在北投李宗盛工作室,有时是在李宗盛演唱会的后台,闲闲聊起,知道他全职投入音乐工业的幕后工作,编曲制作演奏录音,忙得团团转。问起他自己的作品什么时候问世,也总是露出歉然的微笑。


我想,他的朋友肯定有人会为他打抱不平的:这个李宗盛什么玩意儿,签了剑青十多年,专辑还是做不出来,只知道支使他干活儿,这不是占人家便宜嘛!就是见不得他红!


不过在节目里,李剑青首次透露:这几年屡屡有人拿着大笔银钱招手要他跳槽,要帮他出唱片,把他捧红,这些事他也没和大哥提过,因为根本不考虑。




他说:除非李宗盛决定退休不做音乐,他是下定决心跟着大哥的。一是大哥从来不限制他,二是他跟着大哥,偶尔看他露两手老师傅的功夫,总觉得还没看清楚,还没学够,还有太多太多东西想学。


当年签给大哥,自然做过出道走红赚饱饱的明星梦,但是很快他就知道:李宗盛在他身上看到的,不是一颗暴起的「明星」,而是一个「音乐人,手艺人」的资质。


渐渐他也悟到了大哥三十年前悟到的同一件事:音乐这条路,走幕后,或许可以走得更长久。


于是他慢慢磨,慢慢学,学编曲,学制作,学弹吉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的,在跟着李宗盛做案子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原来很多都不懂。想红想当明星的心,便这么搁下了。


李剑青用十多年的光阴,把自己磨成了中国青壮世代流行乐界品质最好的作曲人,编曲人,制作人。



然后,在2017年,他自己也不大有把握究竟「是不是时候」的情况下,总算发行了人生第一张作品集“仍是异乡人”。李宗盛担纲制作,写了大部分的歌词,还有两首词出自我素喜欢的作者公路。


这些歌,就像李剑青这个人,内力深厚却不张扬,细节丰满,极有画面感。你得耐着性子多听几遍,才能好好领受旋律和编曲的层次,咀嚼消化那些意象绵密的歌词。


但是,一旦你这么做了,这几首歌会变成你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关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这期节目,李剑青知无不言,分享了自己的生命故事,以及这些年音乐生涯的体会。两首现场弹唱的歌,更是熠熠生光,值得珍藏。



这天录访播的最后一首歌是「姥姥」,蓝蓝的诗,李剑青谱的曲。那首诗是一天深夜李宗盛传给他的,说他读了很感动,让剑青也看看。



李剑青读得泪眼迷蒙,仿佛对未曾等到自己长大就过世了的姥姥的想像和期盼,都被这首诗写完了:


姥姥我终于可以给你写一首诗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后

你是我唯一的同龄人你是我的小树

我的夜空和梦

是风在四季不停向我吹吹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陈词滥调也是它绝对的敌人......


姥姥你是我永远的同龄人

听我这么说

你就会微笑着坐在葫芦架下盘起那条童年时我枕过整整一生的瘸腿......


我们聊了这首歌,然后和听众道别播歌的时候,剑青仍然沉浸在那个情境里,他说:他的姥姥也有一条瘸腿,编曲的时候,他刻意用了不规整的节拍,向他那总是一跛一跛的姥姥致意。


这样的曲式,想来在他接受严格古典音乐训练的师长同学耳里,是难以成立的吧,却是他真心喜欢的表现方式。



附:节目中的播出曲目


出城

在家乡

芥末不辣(江美琪)

匆匆(2013李宗盛北京演唱会,李剑青首唱实况)

匆匆2017年

伐檀(2013李宗盛纽约林肯中心演唱会,李剑青演唱实况)

平凡故事


平凡故事(李剑青弹唱@ Alian963)

匆匆(李剑青弹唱@ Alian963)

读‧匆匆

不变的事

姥姥


 点击阅读原文,可收听《耳朵借我》10月31日马世芳专访李剑青的节目



 


为好内容付费

赞赏马世芳


假如你是认真的乐迷

这里有很多厉害的歌


本文编辑 | 云朵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lwx@imaginist.com.cn

转载后台回复“转载”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看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