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窦文涛:要骗你就骗我一辈子


最近,《圆桌派》第三季正式回归,第一集,窦文涛和马未都、马家辉、蒋方舟一起,聊了聊人设


2017年,被广大网友戏称为“人设崩塌之年”,主要是娱乐圈的奇事轶事层出不穷连绵不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宛如浪花滚滚潮水汹涌……


为什么现在明星都卖起人设来了?为什么这么多明星的人设又崩了?人设崩了真那么扎心吗?粉丝会不会也有人设?粉丝时代,人设属于谁?


对话题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听他们聊聊。以下内容来自:看理想(id:ikanlixiang)。



《圆桌派》第三季

每周二、五0点更新

优酷VIP会员首日抢先看



粉丝时代,人设属于谁?

圆桌派 | 第三季第1集

嘉宾:马未都、马家辉、蒋方舟



1.

人设崩塌即毕业


窦文涛:我半辈子搞新闻工作,习惯了关心每天的新闻,但我现在关心的就是年度新闻。


比如说像这个娱乐圈,每天的事加起来其实,一年感觉就一个主题,人设崩塌之年


具体的,比如说有些是这个演模范丈夫的,最后发现怎么出轨了对吧?


有些这个演暖男的,最后发现怎么变成,那个什么恶男了、渣男了。


还有些什么来着?装的太多了,他们说现在这个人设,方舟,你是作家应该知道什么叫人设。


蒋方舟:我对人设最早的这个理解,是从那个AKB48,我觉得她是最明显的。



当时这个秋元康去培养她们,给她们设定的人设,就是和宅男一起成长的普通女孩,就是从很小,少女的时候。


一起打拼,一起奋斗,然后她们是不能谈恋爱的,就是因为她们要给这个。


论和老男人聊天的代沟


马未都:给宅男希望。


蒋方舟:但是呢,她们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毕业。毕业之后,就相当于从这个人设解脱了,你就爱干嘛干嘛,爱下海你就去下海,然后你爱当演员当演员。



但是中国,这个偶像明星它没有一个,像这个毕业的机制,就是它不会说,你到了一定的年纪,你就毕业了。


所以最后就是两种方式,要么你就不红,被人遗忘了;要么就崩塌了。


崩塌就是你的毕业方式,所以我是这么理解这个人设的。


窦文涛:那你那意思是,咱们现在娱乐圈,好多腕儿都毕业了,是吗?去年毕业,毕业季,毕业年。


马家辉:你不能用毕业的概念,假如按着方舟这样的逻辑,就是说被赶出校了。


马未都:肄业,赶出学校这很难听,肄业,毕业。反正就是离开学校了。



2.

人设是生态圈里的需求


窦文涛:现在还有一种人设叫总攻。


你比如说现在很多女明星,其实是挺柔弱的,但是她喜欢扮一个什么样,动不动就一个霸道总裁,像家辉这样,穿着高领毛衣禁欲系的美男,咣一下按在墙上叫壁咚。



蒋方舟:对。


窦文涛:你比如说女的还有一种,就是女汉子,这咱们比较多见。


甚至还有一种,马爷,你都没想到,就是说其实是怎么样让粉丝们觉着你可爱。现在这个人设,高高在上,不见得能讨好人。


比如说明明一个很瘦的女明星,她偏偏要在很多照片和视频里,表现她大吃盒饭,就是怎么吃都不胖。



那意思你看,我跟普通女孩子一样,我没有故意饿着自己,我就怎么吃都不胖。


蒋方舟:我去年看了一个说有一个女明星叫迪丽热巴,然后她是很漂亮、很瘦,但她的粉丝给她起的这个昵称是胖迪。


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叫胖迪。后来就看一个访谈,是说因为她太漂亮了,一般的女生就会觉得太美艳了,衬得我们猪狗不如。


你知道,就是班里原来会有那种,漂亮到有很强的攻击性。


然后她经纪公司就为了拉近和普通女生的距离,就有了这个叫做吃货的人设,就是她跟我们一样。



我原来看了一个新闻的APP,它的口号是,你关心的就是头条。那我觉得人设这件事,也变成说你喜欢的就是人设


它不是变成一个供应端的事情,它变成一个需求端,你需要什么样的人设,我给你提供一个什么样的人设,它其实变成这么一种生态。


窦文涛:现在是需求端的改革也要跟上。


马家辉:可是首先里面操作很复杂。像讲到日本,我们说什么人设。我老讲不到这个字,设,人设。人设,就是形象包装。


假如用商业用语来说,行销上面叫定位,像那个什么,AK47那种。


蒋方舟:48 AKB。


马家辉:47加1,AKB47加1,然后同类型也很多。它还要满足消费者以外、跟你同类型的人,禁欲系的男人不仅马爷,我也是。



马未都:我不是。


窦文涛:马爷是纵欲系的吗?


马未都:那也不是,就是你不能向公众传达这么坚定的一个错误信息。


蒋方舟:容易崩。


马家辉:他封了他的财,挡人财路。


窦文涛:不是,马爷您理解人设了吗?


马未都:我不是很理解。


窦文涛:我现在想问问,你觉得你行走江湖,在这个社会里,你有人设吗?


马未都:我没有。


窦文涛:你人设,博物馆馆长。


蒋方舟:猫控。


马未都:这个不是近些年才有的一个词汇吗?我一开始一直不知道这个人设的具体含义。


窦文涛:不,我插一个人家的定义,据说是从日本的漫画和动漫,最早指的是你要塑造一个人物,就对它有一些设定,人物的形象设计。


马未都:对,那就是说一个人物的形象设计,包括性格的设计。



3.

鹿晗恋爱是职业道德问题


窦文涛: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人戏不分了,就是戏里的跑到戏外了。


像《霸王别姬》的张国荣,那个时候叫人不疯魔不成活,他指的就还是一种本性,一种性格上的东西。



但是现在叫工业,叫商业。


比如说一个人,假如说他演一个禁欲系的,一个帅哥或者是高冷范儿的,于是呢,他在戏里塑造这个角色成功之后,一方面就批量生产,大量的戏都找他演同一类角色。慢慢地他自己也顺拐,他在生活里也永远高领毛衣,跟粉丝可能不苟言笑,永远是这个形象。


但是,这个找他做广告的,也是这一类型的 ,吻合这种调调的商品。


他的经纪公司就把他设定为这么一个路线。这里边就牵连到了一大笔钱,一大个产业,也就是说您从戏里到戏外演一人,这事它不是个性格问题了。


马未都:是风格。


窦文涛:不是,它是个利益问题,是个产业问题了,很多人靠你这演来吃饭呢。


马未都:对啊,它就是把这个所谓的人设,把这个人的风格变成了,一个可以置换金钱的一个筹码。


窦文涛:这玩意您就得演下去。


马未都:对,你就不敢动了,因为你动了以后,你后面牵扯的利益太大。


蒋方舟:但我觉得这个对人性的磨损还是挺大的。比如公众人物,他有A面和B面,这是一个这个潜规则。


A面,是他展现出来的公众形象,那八卦,娱乐媒体,就是狗仔队拍的,是他的B面,私生活的一面。这好像大家都默许了,冰山上和冰山下。


但现在这种经纪公司和这种利益,它就把这种冰山下的一面,也翻到冰山上,就捆绑成了一个,就用一种这个职业化的,把它非职业的,也包装在一起。


所以你看这个像鹿晗谈恋爱,大家不是骂他说,你没有个人道德,而是骂你没有职业道德。对吧,你就没有职业道德。



窦文涛:这个事怎么说?


蒋方舟:人不是一个角色,人不是一个平面,不能你这个所有的形象,都被你的公众形象所统治,这个好可怕。


马未都:我插一句,是怎么就没有职业道德?他跟关晓彤谈恋爱,跟他职业道德有什么冲突?


蒋方舟:这个其实就跟为什么AKB48,她不能谈恋爱,就是因为你是给宅男以幻想的,然后你是很纯情的。


马未都:那就是说鹿晗不该谈恋爱是吗?


蒋方舟:对,因为你是个偶像,你应该不只是给我们,什么看你的作品,你整个的这个人,是为了我们服务的。


马未都:为了我们情感愉悦。


蒋方舟:对,所以你没有职业道德。



4.

这是一场社会的共谋


马家辉:还是从市场的角度就清楚了,那是一种消费的期待,我把这个人作为一个商品推出来,你消费他,不仅消费他的戏、他的歌,也消费他代表的价值观。


他可能是暖男,可能是禁欲,可能是好父亲、好太太什么,然后他给你一个期待。


那消费者可能也知道他是假,消费者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单纯的,可是他们也不介意。然后突然,像方舟所说的,没有职业道德,你让我这个消费落空了。


在日常生活里面也是,比方说日常生活我们都有人设,你在小孩面前,是个尽责任的父亲。


我听过一些朋友他自己可能有其他的私生活的安排,然后夫妻之间矛盾,然后太太到最后讲了一句话,我不管你,可是你在我小孩面前,你要是一个尽责任的父亲。


窦文涛:这就是生活里的人设。


所以说这种现象呢,它本来是很普通的,但是现在又变得特别的复杂了,因为它跟这个工商业掺合在一起。


我最后慢慢明白这件事是一个什么呢,它是一个若有意若无意,社会各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一场共谋。


你说这个粉丝难道真的就不知道,他也是个男的,他也得谈恋爱。


但是你知道,这有时候两方面都有关系,比方说你塑造了这么一个清纯的花美男,一个少男形象,我多希望你生活里也是那样,我梦中情人那样不跟别的女孩谈恋爱的样子。


于是呢,作为这个明星的经纪人,或者它这个娱乐工业的本身,会觉得那咱们尽量要遮掩他的其他方面的,这种情爱方面的新闻,就多让他以这种清纯形象出现,不是大家都好吗。


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呢,钱就来了,广告就来了,各种各样的都来了。于是,你就有意识地,向这个方向去打造。


所以到最后为什么说一崩塌,很可怕。而且一崩塌之后,你会发现,谁都觉得冤。


蒋方舟:对。我也是个人哪。



当时那个鹿晗那个事情,我很无聊,我每天晚上在微博上搜。很多粉丝就抱怨,说我给你花了什么钱什么钱,你的这都是我堆出来的,但是你这样去伤害我的情感,你谈恋爱你就不应该说,怎么样……


所以就是说,花过钱的没花过钱的,这个心态不一样。


马未都:你所有的一切,我都认为你是在表演当中,那么可能有伤害情感的这个过程。


道理很容易懂,你比如说我失恋了,你来劝我,算了,这个事,人生这个那个,这个道理都懂,但你挡不住我痛苦。


窦文涛:是。


马未都:从网友的这个角度上讲,他就觉得我给你花钱了,我天天的,什么你一出书我就买你一演电影我就看,你那歌我听的,我自个儿都不想听了,我还努着听。


突然,你变成这样一个模样,你跟那个叫什么什么什么的谈恋爱,你还没事告诉我的,你就是伤害我了吧,对吧,现在就不能告诉对吧?


蒋方舟:对对,我宁愿你瞒着我,就是跟这个夫妻关系这一样,你别告诉我。


马未都:对,就很多老婆就是这种态度。


窦文涛:要骗你就骗我一辈子。



马未都:那我们的这粉丝就这一类粉丝,是很少的一部分吧,不可能是很多的一部分。


蒋方舟:我觉得是大部分,我觉得对尤其是现在,当这个人设成为偶像。


马未都:那他们内心太脆弱了。


马家辉:我是觉得不能低估粉丝,他没有那么脆弱了——我期待消费的满足,有落差了,骂一骂,骂了之后,甚至所谓的伤心也是快感,也是过瘾的,骂骂骂。


窦文涛:对,你讲的有道理。其实就是粉丝也是各种各样的类型,他也不是同一个动机。


比如说我过去,马爷,我以为这个偶像崇拜,或者粉一个人,这是某种宗教心理,是吧?就是说我要崇拜一个神,他要这个高高在上,我以为人总有这个心理需要。


后来我发现到了现代社会,真的是刚才这个方舟讲的一样,它不仅有供给侧的改革,现在越来越是一个买方市场,需求侧的。


……


本文为节目内容节选,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原文收看。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