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木隆裕·梁文道·吉井忍:从明治八年开始做起的茶叶罐 | 直播


当日本传统造物精神遇到当今社会的诸多课题,

设计师与匠人们如何积极面对挑战,

将创意与考究转化为解决问题的力量?


所谓传统手工技艺是指有百年以上传承史的,技艺精湛,有完整的工艺流程,加工处理天然原材料,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或地方特色,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手工技艺。


这些年,日本的传统手工艺品进入中国大众的视野,受到关注和喜爱。日本是如何守护传统的手工艺,并使传统的手工艺得到发扬的呢?


三月室内生活节,看理想与日本文化中心将合作举办日本匠人系列活动,今天下午已进行了第一场:「传统新生·日本民艺的复兴」。


第二场是京都匠人在北京系列活动之从明治八年开始做起的茶叶罐,将于3月11日(周日)14:00-16:00举行,我们特此请来了日本京都开化堂六代目店主八木隆裕先生、日籍华语作家吉井忍女士(著有《四季便当》、《东京本屋》等)与道长进行对谈,为我们分享日本京都开化堂及其传人的故事。


本场活动报名已截止,我们为无法前来现场的朋友准备了直播(仅直播演讲环节),详见下方:


[日本匠人系列活动]之



从明治八年开始做起的茶叶罐演讲


嘉宾:八木隆裕、梁文道、吉井忍

时间:2018年3月11日(周日)14:00-16:00

预约直播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

茶叶罐制作工作坊


匠人:八木隆裕

时间:2018年3月11日(周日)16:30-17:30

(提示:工作坊不直播)


日语里有个词叫“一生物”(isshōmono),意思是可以使用一辈子的物品。作家吉井忍拜访了京都下京区、高濑川边上的茶筒司开化堂(Kaikadō),在与六代目店主八木隆裕先生的一席谈后,她发现还有不只使用一辈子,而且能代代相传的物品,比如初看并不起眼的茶筒(储茶罐)。



这是开化堂在一百四十多年间全心制作的产品。金属茶筒表面虽经充分抛光,但并不会给人以金属罐子常有的冰冷感,反而有种贴近皮肤的亲切感,让人想要拿起来。给人印象深刻的是简素的设计和高精度的结构。



只要把盖子拿到茶筒上轻轻松手,盖子就会靠着自身的重量慢慢下滑,直到密封合拢。下滑的速度快慢适中,有种温柔的平静,让人心生愉悦。拿起盖子的时候也不需要用力,捏住盖子上方,就能轻松提起。“希望大家不要误解,”八木隆裕先生面带微笑道,“自动下滑的盖子并不是为了让大家惊奇,而是提升容器气密性、追求容器开闭舒适感的结果而已。”



 嘉宾介绍 


八木隆裕

日本京都开化堂六代目

开化堂咖啡馆店主


梁文道

作家、媒体人

视频节目“看理想”策划人、“一千零一夜”主讲人


吉井忍

日籍华语作家

著有《四季便当》、《东京本屋》等



 关于京都开化堂 


京都开化堂创立于明治八年、是在日本拥有最悠久历史的纯手工製作茶筒的老铺。 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高级的茶筒司。



开化堂的茶筒,是以能够体会铁罐与生俱来的晦涩之美的原料(活用了材料本身表面的质感而没有上涂装的茶筒) ,以材料特有的与绢相似的碰触感,以及其柔和的光泽随著越加使用而日益显现其深度。而只要将盖子阖上茶筒的开口,就会自动悄悄地往下移动而自动关上的这种细密与细緻,都是纯手工才得以浮现的结晶。



在朝夕饮茶之际,用手掌心如同温柔抚触那般地使用它的话,那麽随著享有体会材料特有光泽与颜色的变化之乐趣的同时,亦能成为常伴自己生活左右的爱用逸品。


时间与深度的味道


那是充满著怀抱著梦与希望的人们、迈向崭新创造之活力高涨的年代——文明开化的明治八年。开化堂使用了从英国输入的錻力(镀锡的铁皮) ,以作为到那之前为止都没有的圆罐的先驱而创业。而从那之后以来,都以一贯的纯手工作业,在过了一世纪的现在,我们仍坚持著必经的一百三十多个细腻的作业步骤,而持续持守著从初代所流传下来的手法与技艺。


随著越加使用而能显现出具有深度的味道


开化堂的茶筒,因著每天的使用与用手的碰触与摩擦而能让铜的风貌有显著的变化。越加使用的话会显露出柔和的光泽而显现出具有深度的味道,而罐子的质感也会变得更好,而在使用时从手中传来难以言喻的温暖与亲暱感。


“文明开化”的开化堂


开化堂创立于明治八年(1875年),“气密性”是让这家茶筒老铺在明治时代出名的原因之一。据八木圣二先生(八木隆裕先生的父亲)介绍,江户时代人们储存茶叶一般用陶制“茶壶”(实为陶制茶坛) ,将军御用的“宇治茶” 从京都运输到江户(现在的东京)的路程叫做“茶壶道中”。每年四月下旬,幕府从江户派人到京都宇治,监督茶叶入“茶壶”的封装过程,再将它们搬回江户。但“茶壶”本身有重量,气密性比较差,到江户时代后期出现马口铁后,人们渐渐开始用它来做茶筒。


二百多年间进行“锁国”措施的江户时代结束后,迎接“文明开化”的明治时代,日本人开始快速、大量地吸收西方文化,利用新素材而创作的热潮一下子高涨起来。“我们第一代的师傅也其中之一,他当时接触到来自英国的高质量马口铁,开始用它做茶筒,并研究工序和结构。”



开化堂的茶筒制作大概分成三大步骤,裁切钢板的准备阶段、组合,还有抛光。这步骤共有一百三十多道工序,都从明治时代至今没有变化。这是不是著名的日本匠人精神“依旧做一件东西”的成果?


对此提问,八木圣二先生摇头续道:“这我给你解释一下,工序没变是真的,但这是因为我们要维修。大家拿来要我们维修的开化堂茶筒,通常是几十年前或更旧,若我们改了工序,现在的匠人就不知道那么多年前的茶筒怎么维修,材料也不一定能买到。所以我们从固定的厂商进材料,工序也不改,你的爷爷年轻的时候用的茶筒,现在轻松可以帮你修好。”



每一个茶筒是从一张金属板切出来的,所以按道理来说,茶筒本身和盖子的直径是一模一样的。开化堂的匠人通过调整盖子的直径,好让它精确到又有气密性又有舒适感的程度。 “硬”或“软”。或“有一点硬”、“有一点软”,经常这就是极微小的差别,而开化堂的舒适感只有一个。合上盖子有点不对,不舒服,并把它调整的“刚刚好”,这种“感觉”,只能靠每天的工作过程和经验的累积慢慢获取。


而面向人们对京都匠人的刻板印象,如“传统”或“保守”,他也有点意见。“我们是做茶筒的老铺,但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店名‘开化堂’来自‘文明开化’。在明治时代,我们算是最新、最有创新意识的小店。我们京都人并不保守,其实特别喜欢新鲜的东西。当时开化堂的茶筒颇受他们欢迎,也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新鲜的好东西。所以我们一直在变化,刚开始只有马口铁,后来开始用真鍮、红铜、银等不同材料。我儿子这些年不停地做出茶筒以外的新产品,他还开了咖啡馆呢。” 



旁边的八木隆裕先生也点头同意:“京都人的眼光还是有水平的,光靠新鲜他们也不理,东西还是要做好。现在这些茶筒过海到英国的博物馆并被收藏,也说明京都人的眼力很靠谱。至于‘传统’,我也不认为我们做的是所谓传统工艺。我们一百四十年前也就是一家新兴企业。品质、技术和风格要好好保留,但我们需要不停地挑战新环境,这样才能称得上‘匠人’,这才是他们一直坚持的‘传统’的态度。”



变与不变


八木隆裕先生接着说自己在开发新产品时的想法:


开化堂一直生产茶筒,虽然中间加了不同材质、也加了不同大小的产品,但做的东西就是茶筒。面对着意大利面罐等新产品,我确实有点犹豫。之前专心做茶筒,而到我的世代开始做茶筒之外的东西……到底对不对?这时,法国库克(KRUG)香槟酒庄的总监奥利维•库克先生给我建议:“你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去问第一代就好。”


库克先生也是六代目,估计他也遇到过同样问题,听他给的这句话,我心里就明白了。开化堂的第一代,是用英国进口的材料马口铁开始做茶筒的。当时马口铁是相当新鲜的材料,第一代敢于尝试用最新的材料做不一样的东西,很有挑战性的。我做新的产品是利用茶筒制作的技术和特质,只要这点把关,我觉得未来的路线是挺开放的。



虽然这么说,开发新产品需要一个原点。当然,源自“文明开化”的创造性也是个原点,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什么都可以试一试。就像祖父坚持手工制作那样,也应该有不能让步的因素。我后来给自己的答案是,气密性和设计感。如何将新茶储藏一年,而不损耗其风味和品质?打开盖子的时候用到最顺手的设计该如何?怎么样的形状最适合日常使用的场景?


茶筒是一个容器,气密性要求很高的容器。开化堂匠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赋予它不过时的设计感和气密性,结果它不但能保持好里面的东西,容器本身也会附带上你的回忆和家族的历史,能够被代代相传下去。我们的制作法和材料没有变化,所以历代产品都能送来进行维修。这整体的感觉就像一棵树一样,都有关联的。关于新产品,我父亲跟我说过,若每一代能做出一个“定番 ”,算是成功了。我相信现有的新产品是能够让下一代继续做下去的“定番”,成为我们这一棵树里的重要一个支流。



其实我们的茶筒也有过一种变化。因为我们需要为客人维修的关系,制作方式和材料没有变,但结构上我们会适当加上微调。现在因为许多日本人打开塑料瓶的习惯,他们打开茶筒自然会认为密闭的容器得用力捏着转动方可打开。我也看到过,我们店里许多客人拿起我们的茶筒,用手掌包裹而用力转动,这样反而会压住盖子侧面,让人觉得太紧。所以我们现在生产的盖子的紧密度会比过去松一些,你可以试试打开一百年前的开化堂茶筒,给人感觉确实比现在稍紧一点。


“开化堂容器”的本质在于它的密封性和打开过程给人的舒适感。打开一次,觉得很舒服,让你想要和它生活在一起。不过这种舒适感会因为时代和地点而产生变化,这就是我们要适当调整的部分。



让工艺品走进生活


“GO ON”是六位传统工艺匠人组织的小组,除了开化堂之外还有“西阵织”的细尾真孝 、“朝日烧”的第十五代松林丰斋 、竹制品的小菅达之 、中川木工艺的中川周士和“金网辻”的辻徹。2012年部分成员在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上结识,发现大家对“传统工艺”都有危机感:在日本,大家对工艺的看法太僵硬了,和现实生活也离得远。大家基于这个危机感,为打破“传统工艺”的捆绑和刻板印象而出发了。


“GO ON”的目标是为了把大家的工艺品介绍到海外并融入到外国人的生活里。于是“GO ON”首先和丹麦的设计公司“OeO”合作,做出一系列“Japan Handmade”产品。开化堂做了红茶用茶壶和茶筒,金网辻做了红酒瓶塞,中川先生用木桶做了凳子,小菅先生发表一系列的北欧风格餐具。这些产品在欧洲获得好评,让大家对日本工艺的未来也有方向感了。



2017年春天,“GO ON”与Panasonic(松下电子)携手参加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主题为“电子技术邂逅手工艺品(Electronics Meets Crafts)”。“GO ON”的六家工艺店各自都有出品产品,其中开化堂与Panasonic共同开发出音响《响筒》。它的外表就是开化堂的金属茶筒,但打开盖子就能听到音乐。拿在手里,音乐的震动传到你的手掌里,用耳朵和手掌同时来感受音乐。这一产品在当地获得相当人气,以至于大家排起长队,最终获得“米兰设计奖 2017”中的“Best Storytelling奖”。


很多人认为传统工艺品太高级,于是开化堂开了一家咖啡馆,用GO ON小组的东西作为器具。东西就自然摆好,也没有文字说明,大家来品尝咖啡和点心时,很自然地沉浸在工艺品的氛围里。客人觉得这里的咖啡杯好用,从此慢慢认识到朝日烧,这就是比较理想的交流方式。



 == END ==



关于「室内生活节」京都匠人系列


京都匠人系列活动是生活节的一个专题,统一由梁文道推介,向我们的读者推荐4位来自京都的匠人和他们的故事。将以“讲座+工作坊”的形式推出。


开化堂

是在日本拥有最悠久历史的纯手工製作茶筒的老铺, 开化堂的茶筒,是以能够体会金屬与生俱来的晦涩之美的原料,以材料特有的与绢相似的碰触感,以及其柔和的光泽随著越加使用而日益显现其深度。


开化堂茶筒


金网辻

金网辻是京都有名的传统工艺店,承袭了祖传的编织技法,运用铜等金属,以手工编织出一件件的丝网器具,运用在各种器皿上。


辻的金网


中川木工

京都的木桶老字号,始终致力于“桶指物”传统木工技法,在精细的手工制作下,不使用钉子或胶水,将木片拼接成仅有0.1毫米缝隙的木桶,不漏光、不漏水,甚至看不到缝隙,堪称艺术品。


中川木工冰桶


一泽信三郎

创立于1905年,至今已有111年历史。发源于日本京都,以简洁、朴素的帆布包出名。百年来始终坚持选用天然的棉、麻帆布,以职人手工缝制而成。作为日本京都的名物之一、素有京都 LV 的美誉,设计简单,但选料严谨,手工细致,有各种尺寸和颜色可供选择,用上好几年仍历久弥新。


一泽帆布

[看理想 X CHAO]


策划人:

梁文道   李健  马可·穆勒  贾樟柯(顾问)

时    间:

2018年3月9日 - 2018年4月1日

地    点:

三里屯CHAO

(北京市工人体育场东路 4 号) 


24

50 多位文艺人士及手工匠人

48 余场各类活动

咖啡、茶、葡萄酒、京都匠人

多个产品系列


这是看理想在生活方式领域的第一次正式探索


[OPEN DAY 室内生活节] 宣传片



点击下图查看

「室内生活节」所有活动介绍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