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帮文艺青年在做的实验

梁文道:


我干过的事很多,我用过的名片有60多种,我现在把我这辈子做过的所有的想法和经验,全部投入到 [看理想] ,希望把它做出来。


我们从做书,到做视频,到做今天「室内生活节」,我们希望不让大家觉得是一件太突兀的事情,我们花那么长时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希望这些事情是自然而然,真的是孕育出来,而不是一个商品丢出去。



“看理想首届室内生活节”之

- 开幕式回顾 -


讲者:梁文道、刘瑞琳、八木隆裕等

时间:2018年3月9日(周五)15:00


现场视频回顾


参与「室内生活节 OPEN DAY」

请点击 阅读原文

主办方 & 策划人 致辞


梁文道(室内生活节策划人):


非常欢迎大家来到CHAO酒店参加室内生活节。我叫梁文道,我已经十几年没有做过司仪或者主持了,所以有点荒疏,希望大家原谅我。


很高兴今天大家来到这里参加这场正式的开幕发布会。我先跟大家说一下,今天这个「室内生活节 OPEN DAY」到底是做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实验计划,就是我们看理想,做了一连串的产品、活动跟视频节目的宣传片。


“看理想” 又是什么?它是出版品牌 “理想国” 衍生出来的姐妹公司。


理想国作为出版机构一直有一套坚守的价值观跟理念,我不知道我的诠释是不是百分百正确,在我看来它最重要的核心无非是两点:


一点就是怎样让我们所有人有一个更好的人文素养,这个人文素养里面包括更加理性地去思考我们人生、我们周边的社会,以及这个世界所发生的所有事的态度。


还有一种更广博的、更富有同情心的敏感,能够感性上面感知到其他人的存在,感知到生活中还有什么有待发掘的丰富的细节,让自己的生命丰满起来。


“看理想”则延续了这样一个理念,把原来在出版里面贯彻的一些东西,透过书籍去传达的价值和情怀,再把它传达到其他媒体上面……



再下来,我们还相信这些原来很抽象的精神价值,其实是能够具像化的,能够化为一种你看得见,摸得着,甚至品尝得到的触感,一种物理上接触的感受。我们希望这些价值观能够进一步具像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始逐渐踏入了我们今天很多人说的生活风格 lifestyle 这个领域。


我个人不是太喜欢生活风格这个讲法,我宁愿把它说成是一种生活的方式,生活的一种整体的构思。今天我们很高兴能够跟CHAO酒店合作,共同推出这个室内生活节。


可能有些朋友会问为什么叫「室内生活节」,我们觉得,我们在室内的生活之中,看起来很静态,但不出门的生活其实很多角落里都藏着丰满的、值得发掘的可能。


最简单的比如说我们看视频、听音频、看书、听音乐,这都是适宜在室内活动的,借着不同的媒质穿越出去,抵达一些过去你肉体上不能抵达的地方,例如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心里面。


同时我们还相信很多物件具体呈现出来的时候会带给我们一种不同的感官的感受。我们希望把所有的观念、想法集中地在这个为期长达几乎一个月的室内生活节里面表现出来。


但是我今天要先跟大家说明一点的是,就像我刚才讲的,这是一场实验,这是由一个做书起家的公司做的实验,而出版社最不缺的是什么?各位在场的朋友都知道,就是编辑。


你看一看我们在现场穿着制服的这些同事,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专业人士,这都是昨天晚上还在对书稿,还在跟作者聊罗马史这一段的这种人,今天忽然换上制服来招待大家,开始跟大家讲咖啡要怎么弄——简单地讲是一帮文艺青年或者是一些在学院待了很久的人,今天展示出一种我们集体的对于生活的一个构思、一个提案。


也许有很多东西各位会觉得从很专业的角度来看,接待不周,比如怎么没人告诉你上楼梯不用那么累,后面有电梯……但是由于这是一场实验,我们欢迎大家加入我们这个实验,随时告诉我们你有任何意见,任何看法。


我简单说一下我们这次生活节的整体构成,包括有 “理想国” 跟 “看理想” 原来擅长的各种文化活动,新书朗读的沙龙等等,同时也有一些电影、音乐的演出,以及一些从国内、日本,主要是京都地区请来的匠人呈现的工作坊。



同时这三个星期,我们在底下还有一个生活节的概念商店,将我们觉得引入进来会让自己感到满意和自豪的一些产品介绍给大家。


同时,各位不要忘记,CHAO酒店的餐厅是很有名的,我们很荣幸能够跟他们餐厅大厨合作,设计了一款生活节期间特定的作家菜单


什么叫作家菜单?作家菜单就是我们请到三位作家,每一个作家平常都是写书的,但是今天他们每个人要设计一道菜,集中在这个套餐里面。


比如詹宏志先生做了一个头盘,庄祖宜小姐设计了主菜,我们在场的吉井忍小姐帮我们设计了一道甜品,然后再经由我们替他们组合过来的在国内生产的可以生吃的火腿,加上我们国内最优秀的做乳酪、做奶酪的匠人布乐奶酪坊提供的奶酪,还有种种我们寻找过来的咖啡、茶叶。


你在吃喝里面能够体会我们所说的出版一下跨这么远,跨度这么大的实验,我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刘瑞琳(理想国&看理想创始人):


特别感谢文道刚才的发言和阐释,更要感谢文道为这次的室内生活节所付出巨大的心血,谢谢你。


大家好,我是刘瑞琳。通常自我介绍的时候,我都会说“我是一个做书的人”,或者更郑重其事一点说,“我是一个出版人”。


刚才文道说,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创办了“理想国”这个出版品牌,当时是出于一种直觉,或者说冲动,感觉出版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一种文化的力量的,而这种力量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更多的渠道来释放。


所以在理想国创始之初,我们就说,理想国是一个容器,汇集在这里的不仅有书籍的出版,还有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和创意产品。


理想国的理念是“想象另一种可能”。它不是要提供一个乌托邦,而是希望唤醒对于理想本身的热情。对于它自身的可能性,我们也在持续的想象与探寻中。



这几年下来,我很欣慰的看到,当初我们朦朦胧胧的文化愿景在“看理想”这样一个新的机构里得到了实现。而且,“看理想”将这种文化想象拓展得更为开阔。这一点,相信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内,大家都将深有体会。


对我们来说,“看理想”的价值远远不仅是我们赶上一个商业潮流,以视频、音频乃至物质产品的形态出现。我认为更重要的是“看理想”拓宽了我们自己的文化想象。更明确地说,就是它让我们重新发现生活。我本人可能就是一个最大的受益者,活生生的例子,这一个月我要在「室内生活节」好好体验一下。


过去我们谈到文化的时候,更多是指一种精神性的产品,但是实际上如果没有坚定、厚实的生活作为支撑,精神产品也会苍白、脆弱。


这一年大家都看到,其实很多观念,很多主张、很多表态在一阵强风吹过之后往往就会四散飘零,反而是真正的生活,比如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如何生活,这一点倒是真的是很难改变的。


我想文化的根底还是在我们的生活里面,这也许就是看理想做室内生活节的初衷。


Maurice(CHAO酒店品牌总监)


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这里。我记得第一次梁文道先生和看理想团队来到CHAO跟我们聊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兴奋地聊了好几个小时。


刚才提到出版机构做的是内容,我们做的是生活方式,把生活的一些理念呈现出来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情,也是我们两家一直探索、发掘、探讨到底生活能怎么更有品质,在室内的生活能怎么过得更好、更有品位、更有思想一些。


这次的合作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合和配合,我们也很幸运有那么优秀的团队,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跟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的机会。



如果之前大家来过CHAO的话,也知道我们一直都在做很多生活艺术类型的活动跟生活体验,比如每个月我们有一些节日和生活方式的课程和活动系列,这次活动我们也准备了很多跟生活相关的课程体验,也是探索室内生活的一种方式。


我们有几个很有意思的项目,刚才梁文道先生也简单提了几句,第一个是我们这次作家菜单,我觉得这是我们很跨界的一个尝试。菜单里面呈现了很多在生活节里面MADE  IN  CHINA的产品,希望大家抽空品尝一下。


还有我们这个区域(CHAO,日光礼堂),是我们的一个专属区域,在OPEN  DAY开放给大家体验。我们联合“看理想”开辟了精品咖啡和茶的体验,请了很多一流得奖的咖啡烘焙师,有手冲的示范和课程,周末也有生活方式的课程给大家体验,欢迎大家去玩儿。


最后是看理想在一层的生活节概念商店,这个也是我们一直在想的,也是我们的第一次尝试。



梁佳燕(平遥国际电影节CEO)


非常抱歉马可·穆勒先生和贾樟柯导演因为公务今天无法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代表他们跟大家说几句话。


众所周知,电影是时间跟空间的艺术,去年由贾樟柯导演发起跟创办的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大部分展映的影片都反映一些当下的题材,从学术的角度我们也梳理了关于六七十年代的类型电影的题材。


「室内生活节」给到我们一个非常好的角度,就是从空间的角度来观察电影,我这边引用一下我们策划人,同时也是我们的平遥国际电影展的艺术总监马可·穆勒先生的话,他说,

在空间形式表达方面,电影当然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表达方式,而在所有文化形式中,电影是解读空间组织、绘制在再现我们居住环境的最大方式


「室内生活节」电影单元将要放映的电影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现实主义特点,那就是现场。这个概念真实而生动,不仅体现在影片风格上,也存在于影片所要表达的伦理和价值观中。


真诚希望有更多的观众观看「室内生活节」独立眼睛的电影放映,电影包括几位中国导演,分别是贾樟柯导演、彭小莲导演、姜文导演、崔健导演、张元导演,还有陈果导演,谢谢各位。




嘉 宾 致 辞


更多关于李健的专访内容,请看第二篇推文


梁文道:


谢谢。我们还有一位策划人,李健先生,他是我们音乐单元的策划人。


一开始我跟李健先生聊起来这个事,我们共同想一个问题就是,有许多独立乐器,怎么才能把那些乐器变成一个单独的主角,在艺术领域上让大家认识到。于是就有了今天生活节内场数不多,但是很有意义的四场乐器演出。


除了李健先生和马可·穆勒先生之外,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别的合作伙伴,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这个活动是做不出来的,比如刚才我们提到的一些日本,主要是京都的匠人,比如说从京都来的开化堂六代目八木隆裕先生。



八木隆裕先生做茶叶罐,只做这一件事,从明治八年开始。后来在八木先生的主持下,他们逐渐探索不同的新的可能。


我大概是在八年前第一次接触他们的作品,一看就迷上了,他们从来不做网购,将来也不会做,我每年都去买。终于等到去年,我觉得八年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东西是可信的,是可以介绍给我在国内的朋友的,所以我们这次就很荣幸地请到了八木隆裕先生来给我们做一次讲座和工作坊。


随他之后,另外还有其他几位匠人,首先到场的是八木隆裕先生。有请。



八木隆裕(日本京都开化堂六代目):


从小到大父亲在指导我的时候,从来不教我怎么做茶叶罐,只告诉我,你看。


到底看什么呢?我就在想,我爸爸到底想教我什么呢?但是在看的过程中,我逐渐感受到了祖先的存在,我逐渐感觉到了我的太祖父、曾祖父、祖父在做什么,我会想到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接下去又会做什么。


我想到店里面有人会带一些100年前做的茶叶罐回来给我们修补,我就想,会不会有一天他的孙子,也会带着我们这代做的茶叶罐来给我的孙子他们修补。


我常常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时间之中,经过不同代际的变化之后,会产生出多少多元化的演变?但是同时又想到时间之中能够传承下来的延续性。


一方面是延续性,一方面是多元的发展,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在任何时间之中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个叫艺术,我们做的工艺是一种在时间之中能够延续下来的,因此有它自己的价值。


如果一个艺术家有一个儿子,他做了一件跟他爸爸创作的一模一样的作品,我们觉得那叫仿冒。但是一个匠人,他如果做了一件跟他爸爸、祖父或者儿子一样的作品,我们觉得那是一个有价值的工艺品。


所以,在工艺传统里面,所谓的价值是透过时间逐渐一代一代逐渐累计上去的。


我很少去想“小我”,总是感觉到我做的事情是不是会有一个更大的我。比如最简单的开始,是从我的工作中感受到祖先的存在,以及所有会使用我们的作品的个人存在,这就让我觉得我们做的不光是我们的事,而是我要怎么样的事情。


当我出国到了别的地方,用英文沟通谈到这个理念,很多人觉得这听起来好像很神秘。但是我相信我来到中国的时候,就算我用日文讲你们都会明白,而且是明白我从心底讲的是什么,这是一个能够投向未来的价值,这个是我们在心灵里面对未来的投射。


我刚才第一个拿出来的是我祖父用了50年的锤子,我小时候就是先拿这个来学习该怎么做我们家的东西。等我大一点的时候,我的父亲告诉我说,你现在必须拥有自己的工具,我就有了自己的锤子。把这两个锤子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我注意到我祖父的锤子变得很小,我要把这个东西持续下去,传承下去。


非常感谢大家,我希望能够在这一次告诉大家我心目中能够传承给未来的工艺是怎样一回事。



赵馨(WBC世界咖啡师大赛评委,“看理想”咖啡订阅策划人)


从八个月之前我们开始筹备这件事的时候,看理想很多同事都问我,究竟什么是一杯好的咖啡?


其实从业时间越长,越觉得这个简单的问题是最难回答的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维度。


对于国内的消费者,目前消费者觉得一杯很香的咖啡就是好咖啡,特别是女性消费者,亚洲女性是从世界范围看嗅觉最灵敏的人群。一些老一辈的咖啡的消费者,特别是日本和台湾的消费者,他们可能觉得醇厚的、有一点苦味的咖啡才是好的咖啡。国外的消费者和我们一些专业的从业人员我们觉得,可追诉的咖啡才是一杯好的咖啡的起点。


所以,后来我找了一个非常简单直接的答案给他们,就是,当一杯咖啡你愿意把它喝完,并且愿意重复消费,其实这就是一个好咖啡最简单的标准


事实上,一个成熟的咖啡果子变成一杯咖啡这个过程中需要很多咖啡人付出很多的劳动。这一次生活节的现场我们也是希望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为大家展现这个完整过程。


明天我们从咖啡的起源点埃塞俄比亚开始,弘顺咖啡李林先生会给我们讲述他在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原始森林里面,和咖农一起制作最优秀的生豆。


在二楼,我们每个周末会邀请国内顶尖的烘焙师,把他们从神秘的烘焙间里面请到现场,为大家展示一个完整的咖啡生豆到熟豆的烘焙过程。


每天下午的两点到四点,我们会有一位比赛获奖的选手在现场为大家展示手冲咖啡的仪式和过程。


感谢CHAO酒店给我们机会,生活节期间大家在二楼专用咖啡厅可以品尝到两款来自于埃塞俄比亚高海拔的顶级咖啡豆。


生活节结束之后我们发售一个咖啡订阅计划的产品,邀请12位风格迥异,但都带有匠人精神的烘焙师,每个月为订阅计划的消费者呈现他们心目中的好咖啡,希望大家跟我们在一起,用一年的时间感受咖啡不同的风情,我们喝咖啡做朋友。



张瑶(“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筹委会代表)


 今天非常荣幸代表宝珀宣布,我们和理想国共同发起创立的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项目今天启动了。


大家可能会非常好奇,为什么一个远在瑞士的钟表品牌会充满热情地去建立一个文学奖?


我们的匠人在制作顶级腕表的过程中,对于腕表的细节、结构,甚至审美,从无到有,包括如何运用灵感和技巧,如何为了坚持品质不惜推翻重来,这个和所有的作家潜心完成一部经典的文学作品是如出一辙的。


除了产品,我们更关注的是信念、审美和人性,我觉得这也是所有顶级品牌之所以顶级的原因。


说到宝珀,我们的审美是什么?就是,如果不创造引领时代的美,我们就要创造永恒时间的美。可以简单地说,要不就是先锋,要不就是永不过时。


我们谈信念是什么,这个世界上不会永远有一块叫做宝珀的石英表。顶级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形容词,对于宝珀来说,我很坚持它是一种自律和责任。


说到最后,谈到人性,对于宝珀来讲,那就是我们强调的责任,还有乐观。


对于作家,信念、审美和人性都是经典作品的最终归宿。今天我们和理想国一起成立了“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希望在中国真正打造出我们认为权威的、有影响力、持久的,甚至是具有国际对话能力的文学奖。


我们希望可以发掘和鼓励优质的作品,包括优秀的创作者,为他们提供通向国际交流的道路,同时让更多的大众为了文学的传承去努力,包括我们年轻一代更多地关注到中国的当代文学。




朱亦兵(大提琴家):


        我是一般在台上特别自在的人,今天稍微有一点点别扭,因为用语言表达并不是我的专长。


我还是觉得要吃好、喝好、睡好、用好、买好、拥有好或者活好。我们将来在活动里面会用非语言的方式向大家展示一下什么是用眼睛看不见的画,什么叫血脉里的酒精——不是喝酒才醉,而是情感酒精。


真正的酒精是大家都会醉,好的音乐是我喝了,你们醉了,我是不能醉的,我醉了就是骗子了。就像所有酒庄的庄主先醉了,东西就卖不出去。


我很荣幸被邀请来到这里,欢迎大家出席我们的音乐部分,谢谢。




[看理想 X CHAO]


策划人:

梁文道   李健  马可·穆勒  贾樟柯 (顾问)

时    间:

2018年3月9日 - 2018年4月1日

地    点:

三里屯CHAO

(北京市工人体育场东路 4 号) 


24

50 多位文艺人士及手工匠人

48 场各类活动

咖啡、茶、葡萄酒、京都匠人

多个产品系列


这是看理想在生活方式领域的第一次正式探索



[OPEN DAY 室内生活节]

宣传片




[何为看理想“室内生活节”]


[看理想]秉承理想国“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物质制作的方式,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


2018年3月,[看理想]联合CHAO,举办第一届“室内生活节”,结合“概念商店”、“概念咖啡店和茶馆”、“文化艺术沙龙”、“巡回剧场”等形式,探索一种融生活与人文于一体的新概念艺文活动。


在这一个月的生活节上,且让我们为您奉上[看理想]的第一杯咖啡,第一杯茶。物件平凡,或有可观可乐可游之趣。一室之内,亦可晤言寄托与怀抱。


点击 阅读原文

或点击下图查看

「室内生活节」第二周活动介绍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