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局部》第二季开始了,我是陈丹青

理想国imaginist 陈丹青2018-04-13



理想国按:


4月9日,陈丹青的艺术视频节目《局部》,终于回归。各位有看吗?


第二季的第一集与先前完全不同,陈丹青带着大家走进纽约、上东区还有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从24小时不间断运行的纽约地铁里出来,陈丹青走上曼哈顿第五大道,炽烈阳光使得画面里他周围的一切都有如梦境。只有那一身熟悉的白衬衣黑西裤,用特殊的方式提醒着我们《局部》要开始了。



很明显这次的地点不是在“局部”书房了,大家可以跟着丹青老师认识美术馆里的一件件珍藏原件,而且还是在他“还没有毕业的大学”里。


不论你是否曾经踏入过纽约大都会美术馆,这期节目里看陈丹青穿梭在美术馆的每一个角落,如数家珍一般介绍艺术典藏,都会让你切身感受到走进艺术殿堂的神圣感。



今天推送《局部》第二季第一集:曼哈顿第五大道的视频文稿,如此不同的《局部》第二季到底会有什么“西洋镜”?




我还没有从大都会美术馆毕业


讲 _ 陈丹青

《局部》第二季第一集:曼哈顿第五大道

(每周一0点会员抢先看1集 每周二0点免费看)


纽约,曼哈顿,人山人海,什么种族都能见到。1982年我来到这里,天呐,三十五年前,那时的总统是里根。他们的地铁很老旧,一百多年前他们就有地铁。除非你有的是钱叫出租,来纽约你先得学会坐地铁。


纽约上东区


上东城86街到了,往第五大道走。大家看见吗?那就是大都会美术馆。我没有上过高中、大学,大都会美术馆就是我的大学。三十五年过去了,我不记得来过多少次,现在我还没有从这儿毕业。好!《局部》第二季开始了,我是陈丹青。


我相信大家知道这里是曼哈顿著名的第五大道。这一带被叫做上东城,是富豪和精英集中的地带,通常也就是文化艺术的地带。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权力的地带。第五大道82街到84街,横跨大都会美术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大都会美术馆


往上再走八九个街口,就是著名的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然后从这儿再向南走12个街口,70街1号,是小型的美术馆——弗兰克收藏馆(Frick Collection)。里头有最好的伦勃朗自画像,最好的委拉士开兹帝王像,安格尔最好的仕女像。从70街再往南走十几个街口,就到了53街,著名的现代美术馆(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


Portrait of Comtesse d'Haussonville, 安格尔, 1845


所以美国三座重要的大馆,加上一个精致的小馆,都分布在第五大道。第五大道面对中央公园,穿过中央公园就是曼哈顿上西城。在哥伦布大道还有一座巨大的自然博物馆。


1982年元月我刚到纽约,冰天雪地,第二天就去找大都会美术馆。结果地铁坐错了,出来一看是自然博物馆。问清地点以后,我就横穿中央公园,到东头的大都会博物馆,踩着没膝的雪。当时年轻,连蹦带跑终于找到了。

 

据我所知,收藏全世界各大文明、历史文物和艺术品的博物馆,大约是大英博物馆、彼得堡冬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还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美国国家年龄很小,才两百多岁,可是大都会博物馆已经147岁,2020年将要迎来150岁生日。她比大英博物馆当然年轻一百多岁,比冬宫的博物馆要老五十多岁——1917年俄国革命以后,冬宫1922年才辟为国家博物馆。


她比咱们的故宫博物馆,也年老大概六十来岁。冯玉祥部队1924年驱逐傅仪出故宫。1925年,故宫才辟为国家博物馆。



大都会博物馆的发起人是约翰·杰伊,一位旅居巴黎的美国律师。1866年他提出要在纽约盖一座大都会博物馆,向公民进行艺术教育,同年他就回到纽约,会同当地富商慈善家、艺术家还有公民领袖,迅速推进此一方案。


1870年,大都会美术馆正式成立,就在第五大道的681号道沃斯大厦开放给公众。同一年大都会有了,它们第一件收藏品:罗马石棺。仅仅一年,增加到174件,其中包括提耶波罗(Tiepolo,1696-1770)、梵戴克(Anthony van Dyck,1599-1641)和蒲桑(Poussin,1594-1665)的画。


《颂扬巴巴罗家庭》The Glorification of the Barbaro Family, 提耶波罗 ,1750, 大都会美术馆藏


十年后,1880年3月,博物馆暂时迁至14街128号道格拉斯大厦,在如今位于82街的现址,由建筑师卡尔沃特 ·奥克斯和雅各莱·牟德,共同设计并建造了新哥特式大楼。后来几经扩展,特别是1902年,由理查德·莫里斯·亨特设计了面向第五大道,被认为是“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前厅建筑,于是形成今天我们看到的大都会美术馆。


大都会美术馆收藏的中国文物、雕刻、瓷器、文玩,数量惊人,尤其是宋元明清的山水画,远远超过,法国、英国、德国、俄罗斯收藏的同类作品。


明轩,局部图


70年代末,大都会美术馆得到一批明代的家具,为它在馆里面如何摆放伤脑筋。大陆园林专家陈从周建议,选择苏州网师园的殿春簃,作为家具摆放的整体环境设想。为此中国特派工匠,在大都会美术馆二楼精心复制了殿春簃,易名为“明轩”。现在 “明轩”是游客在大都会美术馆徘徊驻足的胜景之一。


现代艺术、当代艺术也是大都会美术馆不断増添的项目,包括早期现代主义,像毕加索、马蒂斯。此后每个阶段的现代、当代艺术都在收藏之列,直到上世纪90年代,比如美国的杰夫·昆斯,英国的达米·赫斯特。


At the Lapin Agile(Arlequin tenant un verre), 毕加索, 1905, 大都会美术馆藏


147年来大都会美术馆的藏品不断增加,比方说两河流域、古埃及、非洲、太平洋地区、古波斯、中东、东亚、古希腊、古罗马、拜占庭、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法国印象派和早期现代主义等等。在这方面,大都会的某些收藏数量,居于世界首位。譬如埃及馆是开罗以外最大的收藏,有26000多件;欧洲绘画则有2500多件,也是世界各大馆、欧洲绘画最大的收藏中心。


进入大都会以后,往北侧的长廊走下去就是埃及馆,往南侧的长廊走下去就是古希腊和古罗马馆,我粗粗地带大家走动看一下子。就在这个馆的楼上,是比古希腊、古罗马还要早的两河流域、巴比伦文化的馆。但是大都会美术馆两河流域的收藏不如法国的卢浮宫,可能也不如大英博物馆。所以它的面积不是很大,可是古希腊、古罗马的收藏,它还不少。这个长廊里头就放满了这两个时代的雕塑。



大都会美术馆一层的古希腊与古罗马艺术馆

穿过这个廊柱,里头还有一个大厅,八九十年代这儿是大餐厅。大都会美术馆的古希腊、古罗马收藏逐年在增加,放不下了,所以这个地方现在又开辟为一个大馆。再往里头走,又是一个大厅,就是非洲馆。

 

我当年刚来非洲大厅的时候也是非常震撼,其实这里面并不仅仅是非洲的艺术,还包括大洋洲、美洲、太平洋的岛屿等等,一共构成了占地四千平方米的洛克菲勒翼,容纳了大量的土著的作品,里面的木雕非常壮观。洛克菲勒有一位儿子,痴迷于这种前文明时代的土著艺术,他甚至亲自去到那里,最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找不到了。


洛克菲勒翼(Rockefeller Wing),局部图


走到大都会美术馆北端,也就是埃及厅,这里有那么四五件法尤姆肖像,是在开罗以北河道附近发掘的。罗马人占领埃及期间带去了一种画法,可能是目前我们知道人类最早的、用油质颜料画的肖像。两面墙上镜框里的画是复制品,就是复制埃及墓道里的壁画。


还有我们很熟悉的埃及的人身狮面的雕塑。埃及的浮雕很厉害,它有点像中国的印章,阴刻和阳刻是放在一起的。怎么实现它,是很入迷的一个问题。墓道里的残片就是阴刻和阳刻之间非常微妙的变化,比如他们刻的麦子刻的船,刻的动物的腿。还有几件特别精彩,比如乐队、战车,都是埃及墓道里刻在墙壁上非常经典的浮雕。



当然非洲大厅这一区域大部分是残片,但其中有一个残片实在是太经典了。你看这个嘴唇,我相信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石料,这种黄——这个“天下第一嘴唇”


然后我们到里面看一个巨大的神庙,它是大都会美术馆重要的景观。二十世纪埃及要建造当时最大的水库——阿斯旺水库,行经的地段就要淹没这座神庙。埃及政府就把神庙里的雕塑先移走,放到国家博物馆,然后索性把这座庙卖给美国人,现在就供在这个地方。神庙前面这个水池被认为是许愿泉,大家可以往里头扔钱许个愿。


从神庙的侧面看,会发现还有一些图片再现了神庙被淹没前留下的照片。这里开放的时候坐满了游客,徘徊不去,是一个很有名的景观。我相信大都会美术馆最特殊的两个庭院,一个就是这个埃及神庙的庭院,还有一个是中国的苏州庭院。


埃及神庙,局部图


然后走到伊斯兰馆,有伊斯兰教覆盖的好几个区域和国家的收藏。大家知道伊斯兰文明、宗教是不设偶像的,所以这里面没有人像。但是伊斯兰提供的器物、挂毯、陶器和细密画非常丰富。当然我不可能一一介绍这么多东西,我只想带大家去一个很小的房间,我非常喜欢去那个房间。


请看这个房间。我差不多很后来才知道这个房间是哪个国家的,它是当时中等以上的富豪家的一个庭院。我们今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都是叙利亚战火,可是在大概五百多年前,叙利亚有这么一间房间。


要想详尽介绍大都会美术馆的全部收藏,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是好几代艺术赞助者和历任馆长苦心经营一百五十多年的累累果实。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约翰·杰伊1866年的动议。他的长远目光和文化抱负,使大都会美术馆的成长和美国走向富强的历史正相契合。



跟世界上大部分美术馆一样,大都会美术馆一周开放六天,到星期一休息。2013年他们取消了这个政策,一周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时对公众开放。我算了一下那正好是美国民权运动的高潮时期,可能工会要求工人要休息。现在又开始全年每周七天向公众开放。对我们老想进来的人来说,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个消息。



我很深刻地记得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每个星期五、星期六本来的闭馆时间会延长到九点。专门考虑到一些年轻的学生、比较贫穷的艺术家,它会免费。我问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可能又恢复收费,但是你愿意付多少就付多少,甚至一块钱都可以。



现在想请大家注意我身后的五束大的鲜花,中间的一束就在问询台的中央。另外四束呢,分布在四个神龛。这些鲜花是永久性摆放在这儿,每个星期会更换,花种来自世界各地,当然也来自不同的季节。可是这些花到底价格是多少,我无从判断。



以我在美国买花的经验,像这么一大束,每一束至少三千美金。五束花每周换一次,一个月花在这个花身上的钱,大概要五六万美金。如果你赶上它正在更换鲜花的时候,还能闻到馥郁的芬芳。但它不是由大都会出资的,而是来自长期的、无偿的私人捐赠,谁呢?就是华莱士夫人 (Lila Bell Wallace,1889-1984)



1921年她嫁给华莱士先生,1922年夫妻俩创办了日后风靡全球的《读者文摘》。不久华莱士夫人向当时大都会美术馆的馆长捐赠了400万美元,并承诺她将永久性地负责这批鲜花的费用。现在一百年快要过去了,我们查一下华莱士的网站,会发现这位夫人生前与身后,用在鲜花的费用已经达到四亿美元。



大都会美术馆售票进入的凭证,是一枚圆形的小铁片,别在衣襟上就可以出入。整个八九十年代,我收藏了许多小铁片,红的蓝的白的,放在小罐子里,但从来没有数过,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来过多少回。


陈丹青在数自己收集的圆形小铁片


可能是因为美国的经济不景气吧,终于在几年前,小铁片换成了小纸片。


 

我也不记得有多少次,陪国内来的朋友参观大都会美术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南京老朋友,国画家董欣宾。他生前是个狂士,高谈阔论,著书立说,可是头一回来纽约,晚上回来对我说,他说“丹青啊,我今天在大都会美术馆泡了一整天心里不开心,可是一进中国馆就平衡了。”



我相信每个来到大都会美术馆的人,初次都会感到非常惊讶、不平:美国人怎么会拥有这么多世界的艺术宝藏?!


可是他只要一进到中国馆,我相信也会非常惊异,就像董欣宾那样,心理马上就平衡了。他们会非常惊讶,中国的艺术、古典艺术在这儿享有这么尊贵的位置



八十年代我和木心也经常在这儿徘徊。有一次他忽然脸上很骄傲的样子,抬起头来对我说:


中国的器物,中国的雕塑,

之成熟之高雅,

一上来就独步世界。


我得学他的上海话,我到现在印象还很深。


木心说,一上来就独步世界(yé sáng lèi jiú duó bú sī gà),独步duó bú


(本文为节目文稿节选,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点击 阅读原文 收看本期完整节目)



《局部》第二季

4月9日首播

每周一0点会员抢先看1集

每周二0点免费看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转载:联系后台 | 收看: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内容

理想国imagin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