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解 :诗为心声,词乃情物

李劼 著 
内容简介

拿掉《红楼梦》,中国文化的一双眼睛就没有了;拿掉唐诗宋词,中国文化的一张美丽面孔就没有了;拿掉先秦诸子,中国文化就不成立了。今天,剥落什么,就重生什么,中国的思想文化资源需重新整合。

重返唐诗宋词,一言以蔽之:诗为心声,词乃情物。

诗言者,心声也,自《诗经》始。唐诗最为可观之处,就在于如何从初唐气壮如牛的言志,演变成晚唐温柔婉约的抒情。无情,则无词。北宋之词,情盛,所以有如水草丰茂;南宋之词,两安之后,日渐枯萎。一部《人间词话》,最令人感慨的致命伤在于,不知词为情物。

就唐诗宋词阅读的审美观念之改观而言,本著只是开了个小小的口子。雾霾尚未清除,世人还须努力。(封面图画:元代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局部)

编辑推荐

拿掉唐诗宋词,中国文化的一张美丽面孔就没有了。继“奇书!天书!”《历史文化的全息图像:论〈红楼梦〉》之后,又一“清扫雾霾”的认知奇著问世。颠覆千年定论,别一种唐诗宋词的打开方式,一本地球引力拽不住的奇书,复兴被历史掩埋的华夏民族的人文精神。

 

★“不从俗不势利,纵横捭阖的批评得罪了不少人”(陈村)

不论是王国维、陈寅恪、胡适之,还是龙榆生、施蛰存、钱钟书,都要拿来严苛审视一番。

如王国维不明情物,陈寅恪不懂红楼,钱钟书有学问无洞见……无不角度新颖,见解独到,在思想文化界独树一帜。

 

★“一个和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同一量级的学者,正在向我们走来”(高尔泰)

写诗在李白不过是业余爱好,韩愈配不上“文起八代之衰”,杜牧骨子里是个食色动物,苏轼词风并非豪放而是任性,豪放派鼻祖另有其人……对文学史定论的颠覆令人震撼,揭示出别一种人文承传和文化景观。

 

★“他是中国文学和文化批评界一个马拉多纳式的人物”(李洁非)

《唐诗宋词解》中的李劼,笔锋犀利,激昂难止,想常人所不能想,言常人所不敢言。

“诗为心声”、“词乃情物”是李劼的审美宗旨,个人的亲历、个人的感怀,才是意境的由来,才是审美的底蕴所在。

书号/ISBN:978-7-5426-6181-4

出版时间:2018-01

定价:¥49.00

装帧:精装

开本:32开